Tuesday, May 23, 2006

太阳天天新

20060310
反油起价示威。

一个油漆工人
遇见一群镇暴队员

在双峰塔下





同样的太阳天天从东方升起,可是在新闻从业员的世界,太阳是天天新的。每天从收伏倦意的床爬起来后,我们每天都要向四面八方出发,去寻找不同的太阳。

太阳是天天新的,所以我们每天的内容都和昨天不一样。昨天是沙里尔辞职事件、前天是景观大桥课题、大前天是校长贪污现象、大大前天是汽车入口准证风波、今天是涉贪国会议员自圆其说怪诞。每一天,我们都在不同的路上奔走。

太阳天天都是新的,所以任何轰动全民的大事件皆一纵即逝。去年闹开的汽车入口准证事件、裸蹲案今天都成了过眼云烟;前不久占尽报章篇幅的裸蹲案也已经烟消云散;闹得沸沸扬扬的景观大桥课题,不出两星期即风平浪静。每一个曾经让我们费尽心思追赶、牵引、指挥的太阳,都在时间的驱逐下,消失在新闻的荒野。

放牧太阳的我们,精疲力竭、笔枯舌干,为的是赶太阳上子午线大跳草裙舞,可是,时间一到太阳即不留痕迹地从子午线上消失,第二天,我们又重复昨天的作业,我们昨天所做的一切,对今天留下任何意义了吗?

昨天,头也不回地走了,少有人问起,也少有人记取,更少人去正视、去作出改变。新闻,真的改变什么了吗?到最后,我们就连跳草裙舞跳得最起劲的太阳如何停步谢幕都记不了,可不是?谁记得汽车入口准证课题最后闹出什么结果了?

记者天天为不同的太阳奔走、读者天天对着新鲜出炉的新闻长吁短叹,可是说到底,昨天的新闻和今天的新闻确实有很大落差吗?我枯竭的笔知道,它天天都在复述相同性质的故事,不同的只是故事里头的主角。

媒体人清楚不过了,媒体,除了是新闻的追随者,也是新闻的指挥者和创造者,与其跟着“太阳天天新”的幻影在新闻的荒野兜圈子,何不奋力阻挡新闻无疾而终?我们总得让跳草裙舞的太阳学会如何完满谢幕。

12 comments:

杰客 said...

阳光下的新鲜事无奇不有,媒体人随着阳光起舞是“寓工作于娱乐”,羡慕死了。国会是个大马戏团,内阁是不问人间疾苦的蓬莱仙阁,政党耍太极,政客跑龙套。老百姓眼花缭乱跟着团团转;乐鼓喧天,歌舞升平。记者先生小姐门,辛苦你们啦!

asklepios said...

朱天文说
书写是为了忆记
是为了顶住遗忘
是为了赎罪

作为媒体人
你书写的现在将会成为明天的历史
人们纵使遗忘
人们即使不正视不在乎
你所书写的一切将把审判留给历史

太阳升起又会落下
新闻是时间荒野里一再重复的情境
我们活在荒谬里
也只好继续呼吸
呼吸

陈慧思 said...

杰客您好,在马来西亚当新闻记者的人可能都有自虐的倾向。工作会转化成娱乐,大概是因为可以在赚钱之余继续和文字打交道。还有,路上的朋友也很好玩,可以排遣闷气。说得真好,马戏团和蓬莱仙阁呵。这里偶尔太寂寞,请您多上来留言。

陈慧思 said...

asklepios,很久没找朱天文玩了。我善忘,有你帮我留住部分的记忆,真好。我们在这里书写,也算是留住历史。是,我们都活在荒谬里。马奎斯米兰昆德拉庄子李白村上他们早就为我们预告了这样的人生。及时行乐,是唯一的救赎。祝你中国之旅愉快。

Travel Advice and Tips said...

I have never travelled to Malaysia, but it looks beautiful.

陈慧思 said...

travel advice and tips, yeah, this is a beautiful country but I believe this picture shows ugly side of Malaysia :-) Wonder how you get in here. Which country are you from?

珮珮 said...

只好安慰自己
凡事需潛移默化
民智也一樣
所以我們只能默默耕耘
希望
慢慢揭開政棍的面具
慢慢打破人們的迷思
我們是在為明日書寫歷史

陈慧思 said...

是,珮珮。我面壁思过:-) 我会悲观、会无力,但是,有你们这群积极向上的同行,我会怀抱希望。大家加油。

Bomba said...

給妳玩玩 :p
寫完還可以貼到自己的blog哦~

What will u be after reborn ?
http://quizfarm.com/test.php?q_id=30917

Bomba said...

哦…我會覺得,這是新聞本身原有的「生命週期」,只不過在我國媒態生態被扭曲以及殘缺不足,才會讓人有這樣的感嘆。

我在台灣的時候,新聞爆發出來後。首先,會先由當天的電視新聞先來炒一輪,當然都是淺顯的資訊式的啦;晚上,各種新聞論評或綜藝節目就會開始爆料炒作;第二天,再由報紙作比較正式以及全面一點的報導及評論。

而在一星期後,周刊就會有更深入以及詳盡的分詳,妳看看陳水扁的女婿內線炒股案,《新新聞》就可以作成把陳水扁2001年就職至至6年的所有「皇親國戚」貪污相關新聞立即整理出來,這樣鉅細靡遺,所下的功夫與資料的整理工作實在了不起。

而通常像《天下》、《遠見》這種月刊做的是比較有深度的企劃專題。

像這樣,依時間性的排序從淺到深,電視→談話節目→報紙→周刊→月刊,整條新聞作業分工的流水線就出來了,找資料也非常方便,這才是「正常」的「新聞生命周期」啊。

可是,我國除了報紙這一環以外,上下遊的其他鏈結都斷掉了,流水線殘缺不全。新聞的價值沒有辦法淋離發揮,閱聽人也無法獲得更深刻的印像,單單只是要求報紙承擔其他鏈結該有的角色,太沉重了 :p

anyway~加油吧~
我覺得妳們做的很好啊…
無論只是打一份工,或者只是做興趣的事,
更重要的是,妳是在做著正確的事。

這讓我想起米米果曾寫過的引用《白色巨塔》美麗媽媽桑黑木瞳形容里見脩二的話:「就算無法出人頭地,也要做出正確的事。」

終日在職場上汲汲營營的人啊,在「出人頭地」與「做正確的事」之間,我們是不是還沒找到答案呢?不如,看看日劇吧!回頭,再想想我們的人生 :P


米米果:《職場上演的日劇人生》
http://blog.yam.com/chensumi/archives/1443810.html

mksow said...

對啊.
說起來真順.
"只要做妳認為正確的事就好了咩."

很多時候,我們到了要做決定,自然而然的就會做出我們認為"正確"的選擇.有人會選他認為"不正確"的選擇嗎?我懷疑.

或許,做出選擇後的5分鐘,我們會後悔,會懷疑,咦,這個選擇到底正不正確啊?
這種情況下,好啦,又到了要做另一個你認為"正確"的選擇.

人生就是這樣,一直都在選,從早上開始,要選吃什麼,要選穿什麼,碰到人要選說什麼....選的那一剎那,我們都會認為是"正確"的,只有在選後,我們才會認為可能選了"不正確"的.

Bomba said...

我說我們要做正確的事,
可是我并沒有說我們做的事必然正確 :p
對於正確的選擇以及追求,
不正是我們人生汲汲營營要尋找的事情嗎?

第一個選擇不正確沒關係,
第二個選擇不正確也沒關係,
子曰:「朝聞道,夕可死矣。」
意思既是說人生在做出了一個對的選擇,
在剎那間的頓悟,對生命的意義有了徹底的體會與改變,
如果這個時候在晚上就得離去了,那也不枉人生一場啊~
這跟佛家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有相同的意思。

孔子也說過: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耳順,七十從心所欲不踰矩。
聖人也是經過50年的選擇與嘗試才知道自己的天命,
70歲後才能克服自己的問題啊。
我們沒有聖人那麼聰明與偉大,
所以70歲之前還沒找出自己正確的事,并不過份啊。
選擇錯誤的沒關係,但至少,我們仍然是邁向正確的方向前進。


人生就是止於至善(正確)^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