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07, 2009

幻想之破灭

2月5日晚上,民联的朋友向我们传来令人沮丧的消息。第二天早上醒来,我还抱有一丝希望,霹雳州务大臣尼查离开皇宫时,笑了。尽管有人说了霹雳州皇室的坏话,可我依旧对中学时代就敬重至今的苏丹阿兹兰莎存有幻想。

那年头他是我们的国家元首,温文儒雅及睿智的形象深入民心。为了在马来文作文试卷中讨考官欢心,除了背马哈迪和教育部长的语录,我们还背苏丹阿兹兰莎的讲词。

后来我上了他任名誉校长的大学,偷偷自豪。尽管那大学什么都烂,但总算还沾染了一点皇族的传统气派。毕业时我还因系院的毕业典礼没有被安排在前三天,错过从苏丹阿兹兰莎的手中接过毕业证书而怅然若失。

眼睁睁看着有幸从他手中接过毕业证书的其他系院的朋友,在我面前炫耀。他们的毕业照上,有他们和世人爱戴的苏丹的合影。

2月6日,我坐在电脑前,看着霹雳州民联政权倒下。推到霹雳州政权的,与当年颁发毕业证书给我的朋友的,是同一只手。

潘永强说,只是一场在宫廷内完成的苏丹政变,来自霹雳的黄进发自视为亡国奴,唐南发周五直驱怡保“奔丧”,霹雳州的朋友都在骂许月凤,原先敬重皇室的人,都在反省他们过去付托皇室的信任。

如果我们还能从霹雳州变天中得到什么好处,那就是它让我们认知到,透过议员跳槽换来的政府是没有民意基础的,而扩大皇权对于民主,存在的隐忧大于它可能带来的好处(便利),与其乘一事之便,给自己制造祸端,我们毋宁卧薪尝胆,待五年再战风云。争取民主,没有捷径。

霹雳州的政变,是皇权、邪恶势力与民意的交战。许多评论人已然分析出,苏丹在此具争议性局面中,该回归民意,解散州议会。收回原先的指令,解散州议会重新选举,是苏丹作为中立的统治者该做的唯一决定。道理没有太难,可曾任最高法院院长的苏丹陛下没有弄懂。

我用了五年时间,觉悟到我的大学毕业典礼,是没有遗憾的。

13 comments:

路人甲 said...

是可以理解你的心情。。。只是曾经和你有过一样的幻未必因此事破灭。

当初九一六变天大计,大家还不是一样抱着安华希望能够说服国阵议员跳槽?如果九一六真的变天,那些跳槽的议员也是民主的罪人,而且相信国阵也不会甘心就此拱手把江山送给民联。

同样的,现在霹雳州民联政府的行为是可以解读的,因为他们原本是人民选出的州政府。

苏丹不解散州议会,想来也不想劳民伤财,也未必要偏袒国阵或民联。因为一旦重新州选举,霹雳州可能更不稳定,人民作息都会受影响。

整个事件由始至终,议员都不应该为了任何理由跳槽。这是道德及责任问题。

薛霏。Shaua Fui said...

临行上来怡保的早上,我听着许多民众在电台中仍对苏丹信心满满,我忽然悲从中来,那种空洞的感觉,大概只能以“幻灭”来形容。

我想这些掌握权力的人,他们不是没有搞懂还政于民这简单的道理,只是个人的利益放在前头时,人民的利益只好摆在后面了。

光亮 said...

霹雳州苏丹和王储曾经一度被人民认为与其他统治者不同。9位苏丹当中,霹雳州苏丹及王储被认为是比较开明的。但是,一经此事之后,也许苏丹和其他商人一样。别忘了,我国的统治者、苏丹、皇亲贵族,都有本身的企业王国。

Perak, PR, BN and Gamuda - It’s all about Business, Stupid
http://stocktube.blogspot.com/2009/02/perak-pr-bn-and-gamuda-its-all-about.html

koolgeek said...

to understand the sultan's decision, we have to understand what is the function of the monarch in the affairs of a state. and what's the function of the council of kings?

you will then understand that it's not about democracy. when democracy is against the 'objective', the kings have a role to play.

koolgeek said...

this may not be a bad thing. it opens up the debate on the need and political power of the monarch - its relevancy in democracy.

Anonymous said...

還好不是性幻想......

鎗人槍語 said...

我只想說,霹靂州蘇丹只是根據憲法行事,絕對沒有要幫國陣奪權的意思。

再往更深一層想,霹靂蘇丹也是為了霹靂州子民著想而作出決定的吧!因為目前正是經濟不景的時候,再進行州選的話,可是非常勞財傷民的。

雖然再次舉行州選,國陣會輸得很慘,但是,在這么倉促的情況下舉行選舉,再選過人民代議士,難道就不怕再有青蛙了嗎?況且國陣一定會出各種骯臟手段來爭取選票。
http://hoehark.blogspot.com/

六月 said...

失民意者失天下。。。 我始终相信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Anonymous said...

鎗人槍語,你别傻了。民联政府执政了十个月,才知道苏丹家族原来涉及那么多的生意,尤其是木材业。民联政府提出Merakyatkan Ekonomi的理念,就是要削减开支,冻结没有效益的发展计划等等。你知道霹雳州在去年得到马币将近一亿元的盈余吗?这是国阵这么多年来做不到的。

少了发展,苏丹家族就少了来源,污桶的朋党就叫苦连天了。这是一场阶级政变,是皇室结合污桶,保障自己的阶级利益。

而且,苏丹的角色应该是中立的。他或者答应州务大臣解散州议会重新选举,或者要求召开州议会表决,这就是君主立宪的真正意义。

选举劳民伤财?一场州选举如果懂得开源节流,绝对不会比污桶抢夺霹雳州所投入的金钱来得多。不怕告诉你,是国阵每次大选州选补选甚至党选都滥用人民的钱财来造票买票。怕劳民伤财,那我们干脆让国阵独裁统治好了,一了百了。

就是你这样的顺民导致马来西亚被污桶嚣张跋扈了五十年。

阿始 said...

各路英雄英雌,我相信其中涉及商业利益,金钱的魔掌真是无孔不入。有人还提出,我们是否该立法禁止统治者经商,既然他们有权力做政治决定?

Anonymous said...

刮阵抢夺霹雳州,全国各地人民有利益?
独立新闻在线• 日期/Feb 11, 2009 ■时间/04:32:45 pm

是否颁永久地契给华人新村,以及拨地给独中"以地养校",
国阵霹雳州务大臣不置可否

本来民联霹雳州政府将会在今年4月份之内颁发"永久地契"给华人新村,但是,刮阵抢夺霹雳州政权之后,是否会在今年4月份之内颁发"永久地契"给华人新村,以及拨地给独中"以地养校"的政策。呢?
刮阵霹雳州政府只有2个选择

1) 不要!如果刮阵霹雳州政府不要颁发"永久地契"给华人新村,以及拨地给独中"以地养校"的话:
- 证明刮阵霹雳州政府玩弄,以及惩罚霹雳州的华人
- 证明刮阵霹雳州政府玩弄,以及惩罚霹雳州的独中华校
- 证明刮阵霹雳州政府不给脸,以及看不起霹雳州的马华公会与民政党

2) 要!如果刮阵霹雳州政府要颁发"永久地契"给华人新村的话:
- 那末,全国各地的华人新村,都有权利获取"永久地契"
- 那末,全国各地的独中华校,都有权利获取"以地养校"

3) 拖!不覆责任的,没有良心的和失败的政府所应有的反应。

所以,在今年4月份之内,就可以看到刮阵霹雳州的政府,是1个怎么样的州政府!

Anonymous said...

我在房間抬頭看著我沾滿灰塵畢業照,也很慶幸當時頒發証書給我的不是這位名英明的蘇丹,好彩好彩.

也是馬大畢業的

周小芳 said...

哦,我那时也回家奔丧,感谢主任肯放人,他真是好人。

看来,我们真的只能等三年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