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2, 2009

饱餐之余

凌晨六点,世界还很安静。早起的原因与昨晚在豆原喝的那杯巴西咖啡无关。我挣扎起床,跌撞着到有洞孔的空间排出体内多余的水份,再跌撞着回到床上,接着就再也睡不着。

还有一个小时,我就要准备回到法庭,听法官和律师说故事。在法庭过活,等于要和好咖啡和美食隔离。布城法庭的餐厅只此一家,它只有让人充饥的功能。到布城法庭用餐喝咖啡,只能图一刻温饱。

回到床上,我想着豆原的咖啡要让自己重新入睡。咖啡终究是个提神的,我没有睡着,倒是爬了起来上网写字。

自从前阵子从豆原买回鲜磨咖啡之后,我就学菲的样子,在公司的厨房架起滤杯筛子冲咖啡给自己喝。滤杯是菲的,筛子是庄生的。我有个简易的开始。

在这以前,是菲先让我喝到鲜磨咖啡。菲买到新的豆子之后,总是兴致勃勃地问我:“要喝咖啡吗?”我总是老实不客气地说“要”,然后等咖啡香从厨房传来,再从厨房停到我面前来。

菲总能辨别豆子味道的差异,总能说出咖啡的来处、好坏。我没有咖啡知识,只知道菲冲的咖啡好好喝。

要说我感觉到鲜磨咖啡是个生命体,还是在我自己开始冲咖啡之后。在自己冲咖啡以前,我早上喝的是三合一咖啡。可是一杯三合一咖啡下肚,换来的总是一阵厌腻感和倦怠感。为了打发味蕾的厌腻感,我不停更换咖啡的牌子,Nescafe、Super、爵士咖啡、cafe 21、海南佬、各个牌子的怡保白咖啡等等等我都喝过。

如此这般“挣扎求存”了六年,我终于找到了攀山的绳索。喝进新鲜的咖啡豆磨出来的咖啡,感觉喝进的是活的东西,舌头、喉咙和胃都有被挑逗的感觉。上班的早晨给自己冲一杯新鲜的瓜地马拉,委实是一天美好的开始。

豆原的老板文心总是说,无论多忙,都要对自己好。在框死的生活里,我对自己最好的方式,是纵容自己的胃。文心的咖啡,是我期待回到办公室上班的(唯一)理由。

6 comments:

薛霏。Shaua Fui said...

菲其实只懂得咖啡的皮毛。还在学习中。

Yen said...

If you really be nice to yourself, do not indulge in coffee.

Do you have time on 7th (Sunday) afternoon, or on 8th evening? Have you check mail lately? Please do reply, can make it as short as possible.

PY

Gemini said...

我要豆原咖啡!可是空有豆子,没有磨咖啡机,还不是没辙?何时才能有“一天美好的开始。”呢?:P

Yen said...

http://www.abc.net.au/rn/saturdayextra/stories/2009/2589596.htm

I try to do some english listening when have times. This program is not bad at all. But critical thinking is essential when one new idea presented.

阿始 said...

菲,我今天看报纸说,喝咖啡可以利尿,可有助于预防流感哦。咳嗽喝咖啡,无妨吧?

云,你在天上,我在人间,哈哈,我无法抗拒凡尘的诱惑。

双子,我也没有磨豆器,豆原老板会帮你磨好,装在袋子里,你打开后密封就好。因为贪鲜,我每次拿100克。

你只需买滤杯和滤纸。

Ebi said...

幸福的羊女,可以喝到飞的浓浓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