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1, 2007

破茧之可能

“有没有记者愿意牺牲一、两个月的薪资,去做自己想要做的题材?”郭宇宽问。我答了一些,有关现实的局限性。若真要问我愿不愿意作无偿调查报道,我想我只能摇头复摇头。

这个社会需要伟人,可我不是。生活已经捉襟见肘,如果还要我做无偿的报道,我肯定热烈地诅咒这个社会。困难和考验,是我检验自己真诚度的指标。义务工作需要热诚,我拒绝义务工作,只能说明我对新闻工作热诚有限。

我国媒体长期缺乏调查性报道,原因像打了结的绳索般纠纠缠缠。在这片土地上,报道真相的代价是昂贵的,因此,挖掘真相一直成不了媒体的竞争项目。媒体自然没有拨出庞大资源作调查性报道的必要。

另外,稍微严肃一点的报道总是叫好不叫座,媒体又怎么会有下重本的动力呢?

因此,郭宇宽的建议是值得媒体人思考的。媒体无法突破,换个方向想,记者可不可能促成改变?干一、两个月无偿工,写出掷地有声的调查性报道,只要写出好东西,不怕公司不向你买稿,这是郭宇宽为我国媒体人打的如意算盘。

就像一盘赌注,输了倒贴,赢了就钻开了调查报道的门路。可是,这儿的媒体真的会花该花的钱买你的文字吗?到头来会不会又是一场记者的“文化奉献”?我还在抓头思考。如果你是媒体管理人,也许你可以给我答案。

4 comments:

我是佩佩 said...

也许是国情不同吧
我的中国明星记者朋友都是做调查报导出身的
他们都不像大马记者般
几乎每天做着等主任派assignment
我会羡慕他们的主动和勇敢
可我知道自己的懒惰~~

再见理想...... said...

所以你应该明白我国警员的态度和表现为何如此了吧?

既然自己做不到,就别对别人有所要求了。

陈慧思 said...

警察?就算是情况再遭,也不应贪污吧。

“既然自己做不到,就别对别人有所要求了。 ”??

倒反过来想吧:既然要对别人有所要求,也要对自己有要求。

共勉。

再见理想...... said...

记者?

如果生命受到威胁,应不应该揭发贪污?

请答是或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