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04, 2007

老人的心事

我想,我伯伯有一桩不为人知的心事。这桩心事,始于小我一岁的儿时玩伴S在七、八年前奉女成婚之后。

伯伯是个异常小心的人,从小我就在充满约束的环境中长大。小时候村里的同伴们可以满山遍野地奔跑玩闹,可是,河边、山林、树丛从来就是我的禁区。初中时,出夜街是天大的禁忌,记得有一次偷偷跟朋友去卡拉OK,回家后发现伯伯已经闹翻全村,只差没有闹翻警察局。

我跟伯伯相依为命,在我伯伯的心目中,我是世界的全部。姑爷仔哄骗女生的花招层出不穷,伯伯最怕我被坏人拐骗,虽然我长得实在不怎么样。我在“努力读书”的叮嘱声中长大,中学时期,恋爱是我的绝缘体。

可是,自从邻家的S在七、八年前奉女成婚以后,伯伯对恋爱这回事全然改观。看到别人的孙子咿咿呀呀,伯伯似乎心痒痒了。他说,女孩子读这么多书也没什么好处,倒不如快点找个人嫁了好。他竟然这么说。

我想,我是伯伯在检验教育功能的第一个实验品,最终实验以失败告终,伯伯开始为我寻思另一条出路。毕业后工作数年尚无积蓄,朋友嫁女的请柬又纷至沓来,我怎能不理解伯伯的焦急之情?可是,这事可跟赚钱一样难办。在白马王子还没出现以前,两害取其轻,我还是乖乖想办法赚钱的好。

(图:我的家,我白白的乱乱的家)

7 comments:

MedicBoyz said...

嗨,刚看到你的blog.
我还是觉得终身大事需要好好计划,别急。
要选对另一半也得慢慢看吧。
祝你好运!

蔥頭 said...

竟然說自己不怎麼樣哦
我還記得有一年妳去採訪馬青大會穿迷你裙
那班馬青仔看妳像scanner scan旅行袋那樣把妳從頭scan到腳...

阿始 said...

竟有这种事?xx@##$X!!

葱头,下次请你多多照顾。

我好像很喜欢买迷你裙,但好像都不怎么敢穿了。怎么说呢,社会品流复杂,还是小心些的好。

采访线上危机四伏。有次我在雪华堂的厕所出来,一个uncle见了我就说,“好像很熟悉,不知在哪里见过面”,然后伸出手来shakehand,我不疑有他,笑着把手伸了出去,怎知他握手的方式怪怪的,还拖拖拉拉地问我住哪儿在哪里毕业,我敷衍着,努力地把手抽出来。

每次发生这种事情,我都会很失落,觉得自己被冒犯了。我希望,人类对他人的信任永远不会被他人利用。少了互信的社会是可怕的。

貓先生 said...

這個世界還是有其美好的一面的﹐雖然遠遠不及她的陰暗面……

像我住的城市﹐乘客還會向公車司機say goodbye呢!

pfg1group said...

上次说去你公司走走的时候,你明明就说你有男朋友。哈哈~

anyway, 我已经回英国了。
年尾再见。

阿始 said...

:-) 很多时候我还是会说我有男朋友的。有时是真的有的。

阿始 said...

尤其是我的上一个恋情,断断续续地,时有时无,好多年,朋友都被我搞糊涂了。还有,我是很神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