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3, 2008

他来自酒的世界

我的爸爸是个酒徒,一个酒的信徒。我爸爱酒,爱得可以为它晨昏颠倒。

回到背水面山的老家,爸爸总是在午后的太阳把客厅烫热之后才愿意醒来。醒来以后,刷牙,看报纸,上街吃饭。接着,吃饭饮酒,饮酒吃饭,从午间到凌晨。

我原以为,爸是嫌弃咱们家人丁单薄没有过节气氛,后来我知道,酒是心灵的补汤,爸爸必须以它补足生命所需的营养。酒也是保温瓶,爸跟朋友之间的感情必须靠酒精保温。

爸无法离开酒精,因此,他只能在凌晨三、四点头脑终于当掉时才回家。因为爸爸总在夜间消失,我总以为,我家只有我和伯伯两个人。

无数个夜里,我在睡梦中被开门声惊醒。伯伯从睡着的地板上跳起为爸爸开门的声音如此清晰。开门以后,进来的是一串来自酒的世界的话语。伯伯忙着打点一切,关好门、把他那拉开裤子准备在房里撒尿的弟弟拖到厕所里。接着是一串水声,然后是上楼的脚步声,最后才是舀水冲厕所的声音。

撒尿声是爸爸的,上楼的脚步声是爸爸的,冲厕所的水声,是伯伯的。我躲在自己的被窝里一一辨识凌晨的各种声响,心随错杂的脚步声而起伏,随流动的水声而动荡。可我拒绝醒来、拒绝涉入,我只愿在乱世中当个旁听者。

我已过了在夜间嘶喊的年龄,已没有力气跟一个活在酒的世界的人说地球人的话。因此我只冷漠地避过,任由伯伯宿命般地在夜间劳累。

我没有选择,伯伯更没有。他是我爸爸。他更是我伯伯的弟弟。

21 comments:

koolgeek said...

This is fiction or your childhood story?

It's a common thing here. Office workers usually get drunk after work and will only head to the station for the final train.

Thing is, many never make it home. Japan has a high suicide rate at train stations. I've personally seen one such case.

周小芳 said...

爸爸喝醉酒的然后给妈妈骂的情景也曾经出现在我的童年,可是后来爸爸不喝酒了,每次老板送啤酒给他,放在冰箱很久,他都没有动,反而是给曾经很不喜欢喝酒的我喝完,哈哈!

我的小舅,也是来自酒的世界的人,他是妈妈家里唯一的大学生,在新加坡工作赚很多钱,但是却好像中了酒毒般,只喝酒不吃饭,喝完酒又语无伦次。

我对他真的很好奇,到底受了什么刺激导致他变酒鬼,有时候,他说话又好像很有道理。

ckliou said...

他真的是你爸爸吗?

barb michelen said...

Hello I just entered before I have to leave to the airport, it's been very nice to meet you, if you want here is the site I told you about where I type some stuff and make good money (I work from home): here it is

Anonymous said...

嗨,您好!

我是酒鬼。也是酒鬼的朋友特地轉給我看,因此我闖入了羊人部落。

喝酒會上癮,一個人變成酒鬼,背後一定有原因。

小時候家裡很窮,到隔壁咖啡店打麻將是爸爸閑暇的娛樂。媽媽很不高興,埋怨爸爸不顧家。窮到沒錢開飯,還把錢送給人家。

媽媽曾經將年幼的弟弟放在麻將檯上,逼使爸爸回家。後來爸爸戒賭,專心打拚事業。

我十歲那年,爸爸標到政府工程,發了一筆。袋子有錢,朋友自然多了起來。那些人總是把我爸當成財神爺,見到面就叫他開酒。

爸爸閑暇就泡咖啡店,請朋友喝酒。在朋友的縱容下,爸爸變成酒鬼。媽媽最無奈,早年阻止爸爸賭錢,這回又想阻止爸爸喝酒,就是開不了口。

爸爸喝醉酒總愛吵吵鬧鬧,年紀小小的我,看了很怕。後來,每當爸爸跟朋友喝酒時,我索性坐到檯邊湊熱鬧,想了解大人為什麼喜歡喝酒,喝醉酒又是什麼感覺。

叔叔伯伯總愛逗我喝酒,爸爸也沒阻止。這種情況持續了六年,直到爸爸醉酒車禍傷及腦部才停止。爸爸從此戒酒。而我,早已變成一個少年酒鬼。

算一算,我已喝酒二十多年,至少喝掉一間單層排屋。

Anonymous said...

Koolgeek, this is not a fiction nor my childhood story. I wrote this during this Chinese New Year. It's my life. My Chinese New Year always ended this way this few years.

小芳,你爸爸不喝酒了,真好。

ckliou,他是我爸爸。真的?我有时希望是假的。

阿始

Roo said...

我爸也戒了。

Anonymous said...

酒鬼:

....爸爸標到政府工程,發了一筆。

追本溯源,看來國陣政府也是造就你成為酒鬼的功臣之一。

Eddie CHANG said...

有些人沾上酒,有的是赌,有的是烟,有的是毒,有的是嫖。无意中沾上了,如果能够有个人及时抓一把,或许结局会不一样。

以前在商场上打拼,工作压力大,又要应酬,所以也是几乎每晚上都喝很多酒和抽烟。这样的生活,少说我也过会八年。

但我想我是幸运的,因为有一天当我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糟蹋自己以后,终于将烟酒都抛之脑后。

好事,不过有后遗症,就是现场变成大笨象一只。所以奉劝注重身材的朋友们,如果不要让自己变成大笨象,就不要开始喝酒抽烟,因为一旦停止了,体重就会开始增加了。

俗话说,有一得,必有一失。 :P

dai lou said...

有一失,必有一得。
好伯伯!!

Anonymous said...

酒鬼留言:
喝到四点才回家,eddie chang, 想请教你,你是靠什么意志戒酒戒烟的?
谁想喝酒抽烟花钱又短命,而且还很臭,女人都不喜欢。
留言的这一刻,醉意很浓,希望不会得罪任何一方。
马来西亚的人,尢其是新闻界,为何没有人关心酗酒的人?
我也不想这样的。
只是,一天没喝,腰酸背痛。喝了,就没事。
是不是酒精中毒?我有点怕,只是我更怕痛。
死,好像很可怕,但,还没死就痛得难顶,那才可怕。
因為酗酒,我的家庭快破裂,有誰可以救我嗎?
這不是網絡笑話,期待有心人出手拉我一把。

Eddie CHANG said...

美女羊人,借个地方回留言。

酒鬼,其实要停止烟酒,说实在也不会太难。就是每当“时间”一到,就改变本来的行程。本来是要开车去Pub的,就转回家看DVD,本来是要抽烟的,却拿了书看到睡着为止。

时间一久,慢慢的就会失去那种想喝酒和想抽烟的隐了。话说回来,喝酒这回事,往往也是有“脚”混在一起才会喝得开心,所以要戒酒之前,也要先和朋友沟通好。不然,干脆连“喝酒朋友”也戒掉。

戒烟初期,因为肺要开始适应,所以会不断咳嗽;戒酒,初期会出现双手发抖的现象,但是稳定以后就不会再这样了。

希望你戒酒成功,家庭幸福美满。

Anonymous said...

酒鬼留言:

结婚初期,吾妻极力反对我抽烟喝酒,但,越是反对越是无效。(坦白说:婚前,我极力掩饰自以为不是缺点的缺点。)

近一年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吾妻也认为劝不了我了,只要保住婚姻(结婚九年,我都规规矩矩(偶而思想出轨),只有烟酒方面出了问题),反而不再反对我做自己喜欢的事。

也许这招有效。我开始思索,是时候做回一个正常的人了…还有,可爱的女儿,不能没有爸爸…

其实,三十八岁的我,三年前已验到高血压,之后心跳不规律,入院做身体检查。医生说:anything is ok, but...(叫我戒酒戒烟)

但,半年前我负气的停止服用高血压药物,烟酒始终不离手与口。最近两个月,每天腰酸背痛,还有左颈不定时的隐隐作痛。

我,开始怕了!只是,喝了酒一切疼痛就消失。也许,这是所谓的中酒毒……

唉,再说也无济于事!

eddie chang,感谢你的关怀,你的秘方,我会跟进。若成功,再请你喝茶吃包。

Anonymous said...

酒鬼留言:

下线前突然想到一件事,致给前东方日报副刊组记者2003年馆庆(雅春唱走音哭砂的那一晚)上台跳舞满有气质的羊人落部版主陈慧思小妹妹:

千万不要放弃自己的酒鬼爸爸。

我,一样如此。

当然,我也希望女儿不会放弃我。

p/s:你肯定对我没印象,不需费时去想…

阿始 said...

酒鬼前同事,
麻醉作用是短暂的,人总有酒醒的时候。
我的爸爸是没有资格要我关心他的。他自己也知道。我关心他,是出于一片怜悯之心而已。亲情是需要时间去培养的,没有亲情就没有亲情,逼不来的。给你的妻子和孩子时间,回家吧。
你的背痛,去看医生。
又,我没有上台跳过舞。我只记得自己曾上台送花而已。雅春唱歌,应该没有走音吧?

周小芳 said...

終于明白為何你每次只提起伯伯了。。。。。

Anonymous said...

酒鬼留言:

收到訊息,謝謝。

葱头 said...

酒鬼:
我知道你是谁了
近来可好?

Anonymous said...

酒鬼留言:

葱头,我近来很好。

但,别到处跟人说我是酒鬼,好吗?

另外,雅春唱的是泪海,是有走音,阿始上台献花时转了一圈,我误为在跳舞。

Anonymous said...

睡到半夜乍暖还寒,梦到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弹被而起,这是一个可怕的梦。

既然身份已曝光,自是无法再潇洒。惟有拜托知情者高抬贵手。

酒鬼

Wan said...

I don't think you still live with your dad but is your uncle still look after h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