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7, 2008

无底洞

除了我的汽车油箱是无底洞,马桶原来也是无底洞。

我们办公室的记者队目前是全女队,性和排泄物总是我们最热衷的话题之一。以前那个爱说黄色笑话的大男生还坐在咱们中间时,我们总彼此指控性骚扰,现在已没了这层忧虑。

我告诉她们,我在倒洗衣水时,把一条尚新的Sloggy内裤冲进了马桶里。小小的粉蓝内裤顺着满满的洗衣水嘭地落在马桶上,只一瞬间就消失了踪影。厕所没塞,于是我想像它去到了地底下满载排泄物的下水道那里,用行为表现了一次性和排泄物的完美结合。

一个人,一生之中,可以把多少东西送进马桶?同事在想。我只想到,我曾经把一台手机和一首诗送进了马桶里。

我的Motorola手机几年前掉进了表姐理发店的蹲式马桶里。一眼望去,马桶的洞非常深,可以想象排泄物坠落时那个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气势。为了取出手机,表姐牺牲了一条长木棍,可是徒劳无功。现在我仍担心着哪一天表姐打电话来骂,我的厕所塞了,你当年干的好事!

当年我干了什么好事呢?在我还在念初中时,有一段时间我为唐诗宋词极为着迷,总喜欢自己做书签,在上面提上诗词,咬文嚼字一番。我喜欢看书,上大号时也总要带上一本书,那一天就在我带着伯伯的《唐诗三百首》上大号时,一张自制的书签悠悠忽忽地掉了下来,端地掉在了盘上。

诗是这一首诗: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

一个人,一生中,能把几样东西送进幽幽昏昏的马桶?

9 comments:

建傑 said...

大弦嘈嘈如急雨。
哈哈哈 ^o^

憋疯[BearFoong] said...

爱情就像便便
来了挡也挡不住

爱情就像便便
水一冲就再也会不来了

爱情就像便便
每一次都一样,又不太一样

爱情就像便便
有时努力了很久却只是个屁。。。

chial said...

琵琶行也,琵琶行也。

Anonymous said...

一个个都好恶心。。

Anonymous said...

哈哈,你们说,那首诗是不是很切题呢?

憋疯,我朋友好佩服你,妙言妙言。

Anonymous said...

哈哈,你们说,那首诗是不是很切题呢?

憋疯,我朋友好佩服你,妙言妙言。

阿 said...

上面是阿始留的,忘了留名。

周小芳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周小芳 said...

亲爱的阿始,你不是因为我的经历而写这篇post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