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8, 2008

恍惚十年

我的伯伯是村里的马华公会领袖,因此我家天生是马华公会的选举行动室。每到大选、补选时,我家就贴满国阵的标志和国阵候选人的脸孔。

我跟同伴们总是跟着大人们忙贴海报、夹海报,到村头村尾挂海报。选举期间,平日冷清清的家总是变得很热闹,也总是有吃的喝的。

我跟同伴们偶尔找来废弃的木条,在那上面画称头、画火箭、画月亮、或是跟着海报写“请投国阵神圣一票”。那时候,就像看武侠片忠奸分明,我们只知道国阵是忠的,反对党是奸的,奸人是要来破坏这个国家的。那时候,我没有听说过聂阿兹、哈迪阿旺,林吉祥听说是个只懂骂人的家伙,马哈迪和安华则是我的偶像。(有的人要笑了,可是,这毕竟是个在政治氛围中长大的孩子。况且,这孩子恋父。)

活在忠奸分明的世界是非常美好的。那年头,整个村子充斥同仇敌忾的气氛,哪家人有亲反对党的倾向,总要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三道四。活在“忠人”中间的我,感觉就像活在安全的保护网中。

在十年前那一场突如其来的政治变局中,我第一次怀疑自己画下的忠奸界线。一直以来,我相信领袖、相信自己生存的世界、相信一切美好的事物,那一天,从电视上知道自己一向敬爱的领袖被另一位自己敬爱的领袖革职,我混沌、模糊,复杂的情绪中还参杂着受骗、愤怒的感觉。

瓦解了,我铁石一般的信心。那一刻起,我不知道我该相信什么、我该相信谁。

现在回想起,我必须感激马哈迪,给了我重要的政治启蒙教育。在信心的断桓破瓦中,我一点一点地重建自己的信念。终于,在寻找答案的过程中,我告诉自己,这个世界没有忠奸之分,只有胜负之分。

没有忠奸之分的世界是险恶的。它自然没有以前正邪分明的世界那么美好,可是,除非我愿意一生活在幻梦中,我就必须清醒地接受,没有正邪之分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

站在峇东埔补选计票中心的草场上,目睹无数张脸孔为安华的胜利疯狂欢呼,我想,十年前的那一个变局,非但启蒙了在马华公会的政治气氛中长大的我,也启蒙了无数个像我一样愚昧的马来西亚人。我必须向过去一直启迪我的评论人、新闻工作者、公民组织工作者致敬,你们辛勤的浇水施肥,终于让民主意识在这片贫瘠的土地开花。

峇东埔补选日的早晨,我在投票中心见到的选民,无论是马来人、华人还是印度人皆是一幅老板样,就跟我在3月8日的大选的早晨见到的一样。

选民终于意识到了,他们手中的一票可以教训嚣张妄为的政治人物、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可以左右国家的前途。像进发一直强调的,民主是个empowering the people的过程,当人民感觉自己充满力量,这个国家的民主就开始抬头了。

在投票中心奔走的时候,我还在感觉到,以前人们投反对票还需闪闪缩缩,可是,现在的情况是,表态支持在野党、投选在野党可以光明正大,倒是投选腐朽已极的执政党才是需要缩头缩尾的。原因可能是,3月8日过后,大家都发现到,原来大家心里想的都是一样的,既然如此就没什么好怕了。

民主之花终于开了,这是个赏花的季节。花开了之后,就是等待收成时。

我必须以十年前的启蒙教育警惕自己,这个世界没有忠奸、正邪之分,安华只是人民委托以改变国运的领袖,而非永远只有光明面的Superman或Batman。安华和民联各号打着正义的旗帜称雄的人,皆有显露黑暗面的可能性,因此,制度的确立才是最重要的。惟有领袖们争相谈论如何改革体制,让司法、媒体、反贪局独立,民意才算结出甜蜜的果实。

人民用十年时间,让民主开出花来,下一个十年,一定也能让民主开出甜蜜的果实来。我们的世界没有dark knight,我们相信自己。

8 comments:

荒凉。儒 said...

看完后覺得最精彩的是第一段和最后一段。

我跟你相反,我爸四周圍的好朋友大多數都是馬華的政客或黨員,但我爸以前就一直講46精神檔好!后來沒有了,就繼續喊安華的人民公正黨好!

我跟他一樣,從來都不支持執政了50年沒有進步的的藍色天枰。

幽子 said...

嗯,没有忠奸之分,只有胜负之分。

g said...

绝对的权力等于绝对的腐败;
十年应来次改朝换代~

Wan said...

Really glad to see that. Just wonder when will Johor dump BN too... Can't wait to see that.

mkfoo said...

50年了,
只有2个轻快铁Rapid(前身putra)及Star.
“他们”的管理很失败。

不要难过,
不管什么党,
人民只许有好首相。

这两个星期辛苦你了,
你喝下柠檬汁,或甘蔗水,
吃Vit C以排毒。

早日康复。

belle said...

真是心有戚戚焉

阿始 said...

其实在现在的马来西亚政坛,安华还是很重要的一个人物。一边你有借马来人主权论维护私利的巫统,另一边你有宗教保守派的回教党,眼前只有安华有镇住回教党、领导在野党抵抗巫统的能耐。因此,我高兴安华大胜。

周小芳 said...

阿始这一篇写得很好。我想,经历了那么大的变化,你的冲击一定很大。

我的世界本来是很单纯的,直到进入大学以后,才看见真正的黑暗,那种震撼,一定不少过你在98年的所面对的。

从小到大,我的新村内的马华的叔叔都看起来很好人,小学时候,我也参加了马华浮罗交谊计划当图书馆管理员。

我一直以为我的父母是支持马华的,直到这一届大选,才知道原来我的父母是投反对党的,哈哈。

我也很喜欢你最后那段。你说得对。这个世界没有忠奸、正邪之分。

虽然我的理念和反对党比较接近,而我也以我的实际行动支持他们,但是我也知道,反对党不会永远是好人。我们不能相信个人,而必须相信制度,只有建立好了良好的制度,一切才能有很好的运作。

曾经有人跟我说过,即使安华上台,也不会给予媒体过多的自由,这个我也认同,所以我们必须在他掌权之前推动,可是现在公民社会都没有办法推动更多,也只能够融入进去民联内。

我很庆幸,这么年轻看到民主开花,但是这朵花还没有真正冒出来,我们还需努力!让我们一起加油,直到我们能够享受甜美的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