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31, 2008

炎夜读李

我回到了彭亨的家中。这是个阳光喜欢亲近的地方,午间总是热的,现在就连晚间也热了。这里最近闹瘟疫,基孔肯雅,以前闻所未闻的一种蚊症,得病的人脚肿、脸红、骨痛、头昏。伯得了,康复中。

伯伯跟他的书画老友最近在学写诗。我最近几次回家,伯伯总兴致高昂地捧诗与我看。

今天村里死了人,晚上伯伯和爸爸到丧家去。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看配有蔡志忠漫画的唐诗。在风扇和床的怂恿下,竟也即兴乱涂一番。

题:炎夜读李

(一)

坐卧风扇前
炎气心中生
手捧李白书
心向水云间

(二)

甲长未及修
蓬发直披肩*
研书尘寸厚
卧吟李白诗

* 原句:发颠面如土

(三)

风扇自吹夜自凉
闭窗犹传喃无音
心随李庄醉山水
深斎无酒脸自红


题:病村

甲杯瘟疫生
阿伯复得病
蚊虫(*)灭不尽
余恐带疫身

* 我想打“虫内”一字。此字怎念?

10 comments:

chial said...

查了。蚋念rui4。

阿始 said...

谢了。盖因深斎非但无酒,且无拼音字典。伯用的是五笔字典。

Anonymous said...

阿始,我想笑

阿始 said...

哈哈,原就是做来玩儿的。快笑。
李白的诗多是逗人愁,可也有逗人笑的。

我读李白访戴天山道士不遇的时候,心中掠过一个想法:如果李白的时代有手机,那他就不会巴巴地上了山才发现道士不在,被迫坐在松下了发愁了。

可是,李白的时代有手机,可不是大煞风景吗?

手机、风扇这类煞风景的物事还是留给我好了。

Gemini said...

http://www.asiaone.com/Health/News/Story/A1Story20080117-45441.html

“进口”症。

近来基孔症在新加坡和麻坡也很猖獗。

Gemini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安那琪 said...

基孔肯雅症我可在雅加达中招过,死去活来。通过黑斑蚊传播的,无药可医,也死不了人。

第一次到此一游,留个脚印,也欢迎到我不伦不类的部落格走走吧。。。

http://utopia.e-channel.info/

周小芳 said...

阿始,我很久没有上来你这里,一来就发现你这么忙碌的当儿,还有这等雅兴,呵呵。。。

我的同事,从上个月第一天进来,做了个蚊子专题,到今天都还没有弄好,还在等着我们尊贵的卫生部长。

阿始 said...

双子,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听伯伯说得基孔症很辛苦的。其他人也一样,别让蚊子近身。我回家时被蚊子叮了五下,可能已中招了。

安那琪,欢迎你来。我该知道你是何方贵人。

小芳,正如我在《炎夜读李》(二)中说的,我忙得连好好梳理自己的时间也没有,读李白先师(我一心拜他为师,他敢情不认我为徒)的作品莫非任性地偷闲一下而已。

唉,生活太杂乱太严肃了,总该透透气呀。因此,一般我周末的时间不看新闻。

P.Y. said...

Excellent W.S., I haven't been compose poetry for years. Yours are almost sound profess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