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12, 2008

她的男人没把她杀掉

以前每次到美容院我总是被安排在单人房里,昨天客人来的多,我被安排到一间双人房。原先我在房内脱衣服时,还真的没有发觉另一张床上还躺着一个人。直到我听到女人问美容师“我的毛孔是不是很大?”才惊觉隔壁床躺着有人。

我躺在床上任由美容师摆布。涂脸,抹脸,又涂脸,又抹脸。隔壁的女人从毛孔粗大,谈到了他的老公,又从他的老公谈到了他的两个儿子。从她与美容师的谈话中,我知道她从泰北嫁到这儿来,最近她才回泰北一趟,在家乡期间她每晚都吃宵夜,以致胖了一圈回来。

正当我惊奇她如何一边做脸一边讲话时,她把话题转到了她的赌博经验。

她说,她以前一段时间嗜赌,时常跟朋友跑到山上去赌钱。她第一次上山是由她老公带的,她老公那时给了她两三千元让她自由发挥,可她说,“可是我都不会赌”。后来她就会了,你知道赌博这回事,只要有钱就肯定能学会的。

美容师帮我敷果酸面膜,抹掉,接着敷酵素面膜,抹掉。除了继续听女人的故事,我的耳朵没有别的选择。

女人交了一班嗜赌的朋友,开始学会跟朋友爬山。最初的时候,她“只”带了两千块上去,结果竟赢了50千回来。自此以后,她就时常把两个孩子交给保姆管教,自己常随朋友上山。

人说“上得山多终遇虎”果然是没错的。那一次在山上,她输了300千(一个公寓单位),还典当了老公结婚时送的价值18千的劳力士表。最后多的她老公帮她还债,还把定情信物赎了回来。

美容师问:“那你老公有骂你吗?”女人说:“有,他骂我咯,但是我静静不出声给他骂,因为是我错。”我心想,换作是我,我也必定楚楚可怜含情脉脉任老公骂。

她还是赌,而且还欠过大耳隆钱,最后都由老公买账。她老公没杀了她是有原因的,她说“他很会赚钱啦”。

美容师开始帮我蒸脸,凉凉微风打在脸上。蒸完脸过后自然就是最刺激的挤黑头环节了。由于做了果酸面膜,剩下的黑头已经不多了。很快的,她为我再抹一次脸,接着为我敷上水份面膜,再在面膜上罩上一层纱,然后用扫子在我脸上涂蜜糖和奶制成的一种蜡。蜡是热热的,有一个非常迷人的味道。

女人说到哪里了?哦她说,她很会花钱,每个月要花十到二十千元。美容师问她都花在哪里了,她说:“也没有什么,就是都买些女人东西。”

女人已做完面膜。我趁着喝水的空挡坐起瞄了瞄她。一头烫卷发、相当白皙的皮肤,尽管没看清面容,可该当眉清目秀。我几乎没法把刚才那一把破声,和这样一个脸孔和身体联想起来。

罢罢,我又躺回了我的床上继续冗长的面部护理。美容师帮我在脸上喷氧。氧气来得正好,我正需要氧气。

从美容院走出来,已是三个小时半之后。我在回家的路上跟婷通电话时告诉她女人的故事。最后我提出心上最大的不解:她老公,唉她老公,为什么要跑到那么远找老婆?

18 comments:

憋疯[BearFoong] said...

可怜的老公~~

请问,

这女人有兴趣养小白脸吗?

Anonymous said...

hm.. ashit, you not bad lah, went to the beauty salon with this rich woman he he

周小芳 said...

阿始好享受哦,看到你这篇文章,我也想要去美容院享受一下,可惜这个月我非常的穷,唉。。。。

我觉得那个老公好犯贱咯,虽然说牛不喝水不按得牛头低,但是我依然觉得,那座山真是害人不浅咯,一进到去就让人晕头转向的,多少个家庭死在它手上呢?

Gemini said...

"她老公,为什么要跑到那么远找老婆?"
缘分吧、在泰北有生意、泰人跑来马来西亚、...

而我心上最大的不解:“‘她老公,为什么要跑到那么远找老婆’,跟‘他找来了一个散尽千金的老婆’有什么关系?”

关于马来西亚能,马来西亚土产富豪, Uncle Lim,一将功成万骨枯。唉。

阿始 said...

bearfoong,要咩?

无名、小芳,我是偶尔为之而已,哪有那么多时间和金钱?

双子,你不是女人,所以看不懂 ;-) 重点不是他是否找了个千金散尽的老婆,而是为何马来西亚那么多女孩子,他偏偏要找个泰北老婆回来。

我已经讲得很明了,你明白吗?哈哈。

葱头 said...

她老公深明“千金散尽还复来”的终极奥义并且还把此条道理援引在自己身上
如无意外
等下会有一个叫“我叫珮珮”的女孩走进来说:“这样的男人在哪里哪里我要我要!”

yeelee said...

葱头,哇哈哈哈哈,你笑死,做么这样讲佩佩。
阿始,你很客气叻。
可以忍受一个女人在旁边似轰炸机般,我会要求换房间,付了钱美容图耳根清静要听抒情音乐或者new age 海浪鸟鸣声,在旁边放个广播器,神经病。

周小芳 said...

阿始应该是职业病发作,想要听听那个女人讲什么,然后挖料看有什么新闻好写,哈哈。。。

mkfoo said...

某黑社会半个老大(社会垃圾)的情人~?

狼人 said...

實在有很多個點...可是又似乎沒辦法把它們一一連接起來...所以這一篇我寫得鬼死醬尷尬...
第一...妳實在是...這麼大個人躺在那邊妳都沒有發覺...雖說有時候他們會把燈光調暗...可是妳...讓我想起妳"愛"上男廁似乎不是偶然...
第二...對囉...我也是很羨幕妳...可以跟一個"一個月隨隨便便花上個十千廿千"的富婆一起畫皮...
三..."我心想,换作是我,我也必定楚楚可怜含情脉脉任老公骂。"妳想想就好...不然我怕妳的老公會殺掉妳...妳以為爽爽就可以給妳輸個公寓單位啊...

這種女人給我遇到...一定饒有趣味...給妳遇到...就捶心頂肺...阿始...我看妳不如嚐試到泰北找份工作...

還有一點我實在是搞沒有懂...妳怎麼這麼清楚知道她在妳的臉上放些什麼??

Yen said...

Dear WS,

Are you free on 26 Oct (Sun)? Can I buy(包) you the second half day? Would like to join the Anti-ISA vigil at Taman Jaya, Amcorp Mall.

阿始 said...

小芳,你深知我心 :-) 越来越像是我同行了。

yeelee,你果然是转行了。

葱头,我第一个跟佩佩争。哈哈。

mkfoo,马来西亚其实有很多可以每个月花个几十千的人的,只是我们高尚,看不见。

狼人,

“這種女人給我遇到...一定饒有趣味...給妳遇到...就捶心頂肺...”

原来你很有文采耶!

你知道吗,我有闲钱就必须快快花掉,不然就有坏事要来了。

其实呢我只是敢签有优惠的配套,挨到自己的脸丑到不敢照镜子的时候才到美容院走一趟。还其实呢,除了金钱,那几个小时的时间也是我舍不得花的。

傻的你,当然要问清楚美容师在你脸上涂什么啦。

Yen, I'm not quite sure o. I don;t know if i'll be assigned to work on that day. If not, I may join also. See see lah. I'll let u know.

jyuno_zen said...

如果我是那女人的老公,肯定不是他死就我自我了断。

光亮 said...

恭喜啊
我来报喜的...
你的落格格入圍了《10大推薦部落格〉。

http://mybloggercon.com/award/top-10-blogs/

《大馬部落》 said...

恭喜入围《十大推荐部落格》, 请点击http://mybloggercon.com/award/top-10-blogs/

mkfoo said...

恭喜入围,加油!

阿始 said...

谢谢报喜 :-) 倒令我不好意思起来。

iplaywithheart said...

这世界就是有那么多趣怪的事情啊..
我看标题就忍不住读完了..好象很八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