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8, 2008

时代的名字

昨晚抱病躺在床上在网际漫游,重开了Don McLean的《美国派》Youtube视频,听他用时代的声音唱出时代交替的冷暖记录。政治巨星肯尼迪被枪杀、歌坛新星Buddy Holly在因飞机失事陨落,接着Bob Dylan、Beatles、Rolling Stone、猫王热闹登场,让美国变得璀璨而又阴暗。

每一次听《美国派》,都能想起婷放在窗前的那一个黑CD架、窗前那些貌似芒果树叶的红毛丹树叶、我桌上那个无聊的布告栏、样子长得像婷送我的泰国木雕青蛙的Makcik、婷穿连身睡衣的样子、她那张总是侵略我的领空的床褥。那也是一个时代的画面,我的。

在我们成长的年代,我们有村上春树、张爱玲、金庸、西西、米兰昆德拉、张大春、马奎斯、杰克伦敦、朱天文。啊,还有,她,名字竟无从想起......写《野火集》、《我的不安》、《百年思索》那一位。

终于想起,咳咳,龙应台。她让我认知到,我有一直在成长。

那个时候三几朋友坐在一起,总可以谈谈《荒人手记》、《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现在好像已经没有那样共同的语言。我们都在自己的小空间里跟时间竞争,彼此的交集点越来越少。我们已经远离那个每个人都没有什么专才实学的成长年代,来到了一个人人在各自的领域浮沉的浑噩时代。

我在踏踏实实地工作,说的是没有表情没有情感的实用语言,听的是虚虚实实的政治辞令,最近读的是霏送的一本收集了各类调查性报道的书。现在的我只像一股血气,终日在浑浊的空气中流川。

昨晚打了一场血战(真正意义的血战)之后,换来了疲累的一天。这种时候我只愿意见熟悉而令人自在的朋友。

终于从朋友那儿夺回五、六年前借他的《爱在瘟疫蔓延时》,再跟他借了王德威主编的朱天文文集《花忆前身》。在相熟的朋友身边,重遇自己曾经相识的物事,有种时间倒流的错觉。

有时,还有新发现的喜悦。譬如,发现王德威在《花忆前身》的序中说的朱天文,就像是张爱玲和胡兰成灵魂缠绵之后生出的孩子。

譬如,我到现在才在Youtube发现,Don McLean的Starry Starry Night唱的是亲爱的梵谷。

15 comments:

狼人 said...

嗯...Vincent...我最愛的歌之一...好好休息...真羨慕妳...只做那一天...

Yen said...

People are starting the Malaysian revolution of "1960'", will only be more energetic and more world-visionary than the 1999's.

There's also many others version,
included Chyi's and Julio Iglesia's, in "Vincent".

How come you always got sick? You're obliged to take good care of yourself. Everyone should.

我是佩佩 said...

是的。我也是很最近才知道那是唱梵谷。但比你早很多。好练而已。

我想你。

周小芳 said...

OMG,我竟然和阿始这么心灵相通,我也是刚刚才听了这两首歌。

不过,我比较肤浅,我是因为看完溏心风暴才想要听的,听完vincent,很随意的click了american pie,我没有留意歌词,只是觉得好听。

路人啊...實在不必多說甚麼 said...

這時候應該搭配唐諾的下午茶
http://0rz.tw/144T6

以及廖咸浩的廚藝教學
http://0rz.tw/0d4TF

或許這樣的年紀才能洋溢出那個時代的青春感傷吧,哈。不過我想聾婆婆大概不聽Don。

Them good old boys were drinkin whiskey and rye Singin, thisll be the day that I die.

wk said...

呵呵,我开始接触的Vincent是齐豫翻唱的版本,也是整个卡带里我最喜欢的歌曲。

Dream Chaser said...

曾看過一個研究報告,歌曲可以記載你的生活,尤其過了一段日子重聽一些歌曲,會讓你想起那一段人生。

不過,說到亂世中的美國歌曲,bobby darin也會唱過一首令人感動的反戰歌曲,一下記不起名字,但他的傳記電影beyond the sea有這首歌。

路過灌水且可能被你忘記的振培,哈哈哈

狼人 said...

還有一首...或許...妳也會喜歡...可是...別一邊聽一邊偷拭眼淚哦...
First of May

阿始 said...

你们都有在听真好。我最近真是有点累了,只有看闲书还能提得起劲。前晚上开始看《李维史陀对话录》,还剩下最后三分之一没看完。他没有让我喜欢上,可他严谨的治学态度倒是让我深深钦佩。

养成一个优秀的思想家,除了需要先天的条件、后天的努力,还需要有客观环境的配合。30年代到60年代的法国思想界刀光剑影,各类理论互相竞争激烈交锋。那是一个累人的年代,也是一个精彩的年代,正是在那样竞争激烈的环境中,思想理论才能推陈出新。

许多的理论都是思考者的灵光一闪,你向李维
史陀请教他的理论,可能好些他都要忘了的。人类的思想史,很大一部分是出于偶然的,我这样想。

振培,当然记得你,哪有那么容易忘记,你是请过我喝Starbuck的。怎样,你的念书计划?

阿始 said...

云,我没什么病。我说的血战,是真正意义的血战。每个月都要打一次的仗。

Kiat said...

世界 昏暗不堪
世间 庆幸
仍有摇滚乐
唤醒迷茫的灵魂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KKGYMg6ez0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一个充满教育公民意识性质的节目
《你怎么说》
竟然被停播,
政党领袖如何处理呢?

尤其一些强调敢怒敢言的。。。

坦白说,

若是标榜敢怒敢言,
就是希望成为人民的喉舌,
所以类似这样的节目,
他们应该支持。。。

一个节目被停播,
这是正常的,
但至于是否“应该”被停播。。。
我真的不明白。。。

我只是开始感觉,
这好像白色恐怖的无形压力。。。

所以我在期待《他们怎么说》


希望你也以一个这样的课题写文章,
目的引起网友的注意,
让网友知道白色恐怖的前夕是无声无形的。。。


我们要看其他人《怎么说》

我们要激起网友的舆论动力声援

深邃狼瞳~赴一場光影紅塵 said...

阿始~~~快點~~~快點write something!!! 我給那班整天在新聞里出現的人逼得快瘋了!!!!

Asklepios said...

Vincent是我中学时最爱的其中一首歌
因为喜欢Van gogh
也因为让我懂得Van gogh的那个女孩

最近又一次听见了这首歌
有一晚我当值的时候一个十八岁的男孩遭遇了严重的车祸送了进来
内脏受损濒临死亡边缘
我们立时把他推进了手术室
肚子一剖开满满的都是血
检查后发现是无法修补的inferior vena cava bleed(不懂中文叫什么,总之是其中一条最主要的静脉受损引发大量失血)
只好塞了8大团的止血纱布然后把肚子缝合
期望肚子里产生的tamponade effect可以让血液停止流失
手术后我在手术房外向男孩的父母说明情况
我说情况非常不乐观也许过不了今晚了
男孩的母亲当场就崩溃跌坐在地上痛哭
父亲则安静继续听我说话
这时候男孩父亲的电话响起
铃声就恰好是这一手Don Mclean的Vincent
他没有听电话
音乐就一直继续着
哭声也一直持续着
远远的
在我转身离去了之后还一直久久响着

男孩在ICU里度过了那一个晚上
四十八个小时后我们又进行了第二次手术
取出了棉花
血止住了
手术成功

但是男孩最后还是死去了
几天以后
终究撑不过命运的关口

在那一段时间里我又陆陆续续见了男孩的父母好几次
讲解病情和医疗进展
几乎每一次Vincent的音乐总会响起
忽然这一首歌就变得那样沉重悲伤了

忽然之间

wk said...

齊豫 - 文生梵谷 - 繁星夜 - Chyi - Vincent - Starry Night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QiZQYPtI7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