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7, 2008

赤裸碰触


那天是我和飞第一次到Brickfield十五碑找盲人按摩。我们跟着招牌踏上二楼的店面。坐在柜台前喝了半杯茶,就被安排到一个小房间里。没有多余的装设,也没有做作的轻音乐,一张床、一个枕头、两台冷气机和收音机传出的英语广播,就是一切。而我觉得已经足够。要说欠缺了什么,就只一块可以裹身的布。

没有裹身的布,我们都犹豫着没有卸下身上的重量。片刻,中年特丽莎走进房来,先要我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只留下内裤。我说你们都别望过来,我要脱衣服了。“把灯关上就不怕人看见了”,特丽莎边说边把灯关上。

这个时候,以及接下来特丽莎在我身上动手的时候,我都完全没有意识到她有视觉障碍。她跟四周环境的互动,就跟正常的人一般无异,有那么一刻我还想问她,“这里不是盲人按摩中心吗?”直到我说“我这个手因打字的关系特别痛”而她回答“哪一只手呀?我眼睛看不见,你得说是左手还是右手”,我才惊觉她原是盲的。

与过去的按摩有别的是,特丽莎的触摸没有商业的味道。她的掌心和我的身体之间,存在着某种感情的交流。她是专业的,我是谦卑的,我愿意她从我的身体的变化中,找到她应有的自豪感和满足感。

有的按摩小姐的触摸,让人感觉才开始时她们就想要结束,可是肉体的触觉告诉我,中年特丽莎的触摸是真诚的,没有取巧的成份。飞最直接的感觉是,她们关心我们的身体。我想是的,她们是关心我们的身体的,按摩结束之后,她们还教了我们几个减轻肩膀酸痛的动作。

如有什么缺的,我想我缺的就是一种理所当然的踏实感。

我何德何能,竟让一个朴实谦卑的人为我服务?想到这个服务是用钱换回来的,更是心有不安。可飞提醒我,她们需要靠按摩维生,我们找她们按摩,她们才能维持生计。是,视障人士有先天的局限,手艺是他们赖以为生的工具,也是他们活出自信的办法。如果人人都有心理障碍,他们就没有活儿干了。

可是,他们那么好的人,确实该享有更好更无后顾之忧的生活。十五碑已是盲人聚居的社区了,当地该有更人性化的建设,譬如人行道该增设栏杆,好方便有视觉障碍的人士走动和过马路(走到有洞口的栏杆处,就知道该处过马路较安全)。十五碑的停车场很多,学校和庙宇也多,好像就是没有看到公园(有没有呢),还希望他们能有个宽阔的活动空间闲话家常舒活胫骨。

到了那一天,我再找特丽莎按摩,可能就没有了那一层心理障碍。

————————————

按摩完,我和飞到附近的YMCA二手书摊逛。我用6元买了两本但丁、3元买了一本莎士比亚、3元买了一本卡夫卡,还用5元买了新新的厚厚的前《华盛顿邮报》报人Katherine Graham的回忆录。飞建议去的时候我还介意买二手书之前无从过目主人的脸,怎知最后竟抱回了七本书。30元,七本书,我知道你们都在流口水了。

8 comments:

winter_sky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狼人 said...

確實是的...30元七本書...可能憑妳的這句話...會增加了YMCA的人氣也不定...
去訪了好幾次的盲人協會...也應該去訪過妳去的那一間盲人按摩中心...如果認真的說起來...多在那一帶摸索摸索的話...我覺得在那一帶為盲人而設的基建算多了...如果拿別的地方來比較...所以...讓我不開心的...是政府似乎認為...盲人就永遠只會在那一區進行活動...別的地方...對他們來說...真的是寸步難行...

Anonymous said...

RM 30 for 7 - cheap book!!!!!!!!!!
wat a pity!

阿始 said...

那一位拉曼生,抱歉回晚了。如果时间和地点配合得到,应该是没问题的。只是不知我是否可以帮上忙。可以电邮联络:weisee@merdekareview.com

狼人,我有时觉得,盲人们能聚在一块儿互相扶持也是蛮好的,只要他们自己愿意,并且真的自在和开心。从特丽莎与同行的交流看来,他们已建立了自己的小社区,有了自己的小天地,寻找到了生活的韵律。因此我还是非常开心能有Brickfield这个地方。

当然只照顾Brickfield的盲人是不足够的,我国的公共设施该整体改善。民联州政府能否起个头?

无名氏,我什么时候开罪你了?真抱歉。

AARON NG said...

hi, wei see

your blog is cute. I will come here often.

are you a journalist? are yu christian?

anyway, I invite you to surt my blog and interact with me, and wish that you could introduce my blog to your friends too...

nice knowing you ppl

my blog:

literarysermon.blogspot.com

Anonymous said...

hi, wai see .
i would like to say sorry
for my earlier comment.
pls forgive me.
Life is so miseable nowadays.
I donated RM 2 to an
old beggar fr China yesterday.
I wonder why he need to
do this??
why he not live with more
dignity.
Chairman Mao must be sad to
see his people doing this.
sorry again !!

myfertilitydiary said...

盲人按摩,之前有接触过,是在槟城。KL的没有去过。我觉得盲人的按摩功夫比较到位。。。相比正常人。

Anonymous said...

i also want to advertise my blog.

tell your friends 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