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09, 2008

我没有失踪。我失踪了。

老板出游去了,网站的责任都落在我身上。平日已是烦不胜烦了,只祈求星期六礼拜能落得个耳根清静,怎知星期六跟工作日没有两样,今天我总算有半天时间喘喘气。

你知道吗,这世界原来隐藏很多很多那种总想“我给文告、我发来函你就一定要出”的人,没有理解到小媒体的局限,你漏了他一篇来函、一篇文告,就标签你亲谁亲谁,你出别派一篇来函、一篇文告,他也标签你亲谁亲谁。世界上没有比这更无聊的事了。我有更多更重要的事要做,哪有时间在小事上纠缠?

我这种与人无尤的人在这种事上靠边站?哈啰,你的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我没有合群结党的习惯,就算是在大学参与活动,我还是一个人的。很早以前我就认清了一个人可以一个人的可贵。

有的人就是把自己(个人或团体)看得太重要了,因而只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看问题。过去一个星期掌柜的经验,只有“心力交瘁”四个字可以形容。

昨日我访问香港“长毛”梁国雄时,问了他一个个人的困惑。我问,言论自由的界线在哪里?他告诉我:“言论自由的界线是很小的,即是‘没有’,它是不断地扩大的。”

如果言论涉及诽谤呢?他说:“诽谤现在是越来越难啦,因为现在要证明那个人是全心全意用一个虚假的消息让你受损才叫做诽谤。”

我再问,假设现在有两派对骂,他们对骂的语言是否可以刊登在读者来函栏目?他说:“你要相信读者来函栏目的读者是有智慧的,作为一个报道者而言,你就该给双方公平的机会去表达他们要说,这样就可以了。”

就算是骂人?他说:“是的,因为人家识看的嘛。”

如我所想。只是我在上个星期学习到,刊登无中生有的言论确实可能伤害到人,还是能免则免。骂人的话则还算是纯意见,无论内容多么空泛,只需没有性器官粗口,刊登出来还是没有问题的,有无论点理据且由读者自行判断。

我在学习聆听,也尝试与人交流。无论如何,我想我也该对自己的判断有信心,毕竟我才是没有利益牵扯的那一个人。好,就是如此,愿我有足够的勇气做好下星期的工作。下星期以后我只想把自己关起来,我与世界之间,不留一丝缝隙。

10 comments:

Yen said...

Keep up good works. This is such a good apportunity to abserve more, learn more and pondering more. It can be fun when dealing with all sort of chalenges.

Yen said...

Correction,
Sorry, it's "challenges"

周小芳 said...

看来我们约你约得不是时候,好好休息吧!
加油!阿始一定行,不要理那些人的闲话。
祝闭关愉快!

蕨雅Jeya said...

对你的判断能力有信心。
加油哦!
:)

你的读者

Gemini said...

:)

我是珮珮 said...

是的。那些人老以为媒体是他们的。老以为他们的文告总是很重要到非刊登不可。我明白你的感觉。但你千万千万要对自己有信心。你是可以的。你是最好的。

阿始 said...

我只是太脆弱了。我知道我该勇敢一点。在某些位置上,你总需作出判断。既然需要下判断,就有机会判断错误。有的事情,是你从来没有想过的,当它来了,你就想了。每个人都是从经验中学习。最重要是捉紧原则立场,莫因过失或他人的吓唬随波逐浪。

我没事,只是一时发作。像眼泪一样,流过就消失了。

Wan said...

标签主义= 种族主义= 喜欢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的做法。可能下回你可以试着说:“谢谢你的意见,我会作出属于我的决定。“

如果他真得那么想作决定的话,就请他下回一定要来应征哦!:)

Anonymous said...

以后要有人这样质问你,你就说,你是要来应征主编的吗?我们这里还没有要请人,下次请早!

陈慧思。Wei See Chan。 said...

谢谢你们关爱的话语,我知道很多话其实是无心的,是我自己多心了。人与人之间,沟通还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