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3, 2008

我的黑衣周

上个星期穿了一个星期的黑衣,结果星期六洗衣服时露台黑压压的一片,像是天上的乌云都挤到了我家露台来。决定穿黑衣让人记住身在黑牢里的柏特拉之后,才发现衣柜里有取之不尽的黑衣。我一件件地穿,一个星期里竟没有重复过。

星期六礼拜,我忙着在家生病,结果就把黑牢里的柏特拉给忘了。今天上班时菲突然冒出一句:“你的黑衣呢?”我才发现自己是一身放久了的青苹果的颜色。呃,我毕竟是个只适合100米冲刺的人。

说到穿“特选衣服”的坚持,没有人比得上菲,我记得黄潮的那个时期,菲每个周六都穿一身黄,还特地为此买黄衣服。她是真正的长跑健将。

说到黄衣,我就必须说我的黄丝带。912逮捕次日,我就开始在手上或包包上绑上一条黄丝带。当我穿上t-shirt短裤左手绑着黄丝带独自出游时,我总偷偷瞄它,我手腕上的黄丝带。我的手配上黄丝带,竟是那么那么漂亮,直有令人目眩的感觉。(请容许/容忍我称赞自己的手,那是我最喜欢的身体部位)

可是,我的黄丝带已经离开我了。它到了安华那里。那天到安华记者会,他们借了我的黄丝带,绑到安华的mic上去。记者会完毕时,负责人问我:“你不拿回你的黄丝带?”不了,追求新闻自由,安华比我陈阿始重要。

明天我将到法庭采访Raja Petra的人身保护令申请案子。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要穿上黑衣,让柏特拉感觉到我跟他同在。这几年来Raja Petra才是真正的言论先锋,从只有十人,到有数百人、数千人的媒体机构,都没有他挖掘内幕的胆量和能耐。如果马来西亚的媒体和人民把他给忘了、忽略了、或是刻意淡化他的重要性,那么,就请天遣马来西亚人再陷入另一个痛苦的50年好了。

12 comments:

koolgeek said...

We should go for a naked protest. Don't wear anything.

ashi said...

You go first! I'll cover your protest, for sure! Haha.

What princess mononoke?

Why don't you reply my email?

Yen said...

Dear WS & koolgeek,

Both of you are too bald to have 打情骂俏 so openly.

I am a bit conservative in this sense. It's not of my business anyhow. sorry.

koolgeek said...

i've just replied, honey.

ashi said...

haha, yen,koolgeek is just a cute new friend of mine. There is no reason to be conservative here.

Koolgeek, don't scare away all my secret admirers :-)

Teng-Yong said...

如果你要買黃衣,我建議你買一件巴西隊的球衣。

狼人 said...

我要黃絲帶~~!!

koolgeek said...

ok. i'll try.

阿始 said...

Teng-Yong,我现在只是想预购一件“Free RPK”的口号衣。

狼人,我也要。我的唯一一条已经送给华哥了。如果我买到,就送你啦。

周小芳 said...

阿始好毒哦!

我不要另一个痛苦的50年!:(

阿始 said...

小芳,如果马来西亚人都是一群坐享其成、不仁不义、忘恩负义的家伙,我真的认为我们 遭天谴是活该的。我用了重话,只希望警惕各位莫忘一众开路先锋。

周小芳 said...

阿始,我当然明白你的意思。

希望不会忘恩负义的,除了是人民,还有那些靠人民上台的政治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