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8, 2008

灯笼,提出民主希望


在朋友的催促下,我只冲了半个凉就匆匆地赶上车。到达独立广场的时候,发现只有大约100人到场。灯笼只提了大约十分钟,警察就要我们散人。我们提着灯笼,从独立广场走到Bar council,再从Bar Council走到Jalan Pudu。啊,原来刚才的十分钟只是前戏,现在才真正进入戏肉。一大群印度兄弟们正喊着“Mansuhkan ISA”(废除《内安法令》)从马路那头走着过来,我们见到依然熊熊燃烧的Hindraf精神。
我们融入了人群中,提着灯笼喊着口号,一路走到富都车站对面的印度庙。也许警察忙着buka puasa,现场没有见到FRU、水炮车,也没有警察干扰集会,只有在人群阻碍交通时,警察才出面维持秩序。整个游行和集会的过程非常顺畅,堪称近年集会的典范。
在印度庙聚集了半小时之后,我们认为该吃个晚餐了,就到它隔壁的Sri Ganesan餐馆坐了下来。在我为食物打上四粒星时,人群已经逐渐散落。
当我们从餐馆出来时,外面就只有稀稀落落的人群了。你看,人群喊累了就自然而然知道散去,平日出现的镇压场面,实在是绝无必要的。
这是一次让人尽兴的集会,我庆幸我参与了。Mansuhkan ISA!

13 comments:

荒凉。儒 said...

是的,早就該這樣做。

Anonymous said...

謝飛,蔗男好像胖了很多…

suayhwa said...

我到现在只参与过一次游行而已。虽然有警察也有直升机,但都没事发生。其实大家会自己来自己回,实在不需要那么多警察到现场严阵以待。

阿始 said...

良乳,幸好昨晚我不必开工。问候你老婆。

无名氏,哲男已经这个样子很久了。你一定很久没见他了噢。

瑞华哥哥,让我猜猜......你那个处男游行,一定是Bar Council Walk for Jusctice,是呗?

真的,人群早已证实给大家看,集会游行只是为了带出心声,以便让国家变得更好,没有人有空搞什么破坏。过去的集会证明,搞破坏的是警察,而非示威者,只有在警方发射水炮、催泪弹时,场面才会变得混乱的。

suayhwa said...

对啊!记得那天还被大雨淋得变成了落汤鸡。

koolgeek said...

you guys need a better song

老颜 said...

的确是质量非常高的一次游行。
幸会,特留下脚印。

Yen said...

Dear WS,
If you compare the photo which took in year 1999, Ze Nan has tendency of obesity. You are better warn him on this.

koolgeek said...

man's happy

ashi said...

老颜,你上载的吴冠中专访让我获益良多。我在副刊工作时,曾在老板的指示下访徐悲鸿的“闭门徒弟”。当时我就在想,画马的徐悲鸿有何了不起、徐悲鸿的马有什么了不起?

吴冠中告诉我,有些看起来很了不起的东西,真的可以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Yen, ze nan reads my blog. I think it's ok for him having a little baby fat. Maybe Hui Yu likes him this way :-)

周小芳 said...

警察欺凌怕恶,当我们赶到律师公会附近,警察要上前来抢我们的卡。当然,他们没有得逞,真是野蛮!

最讨厌警察,警察是拿着牌的盗匪。

mayablog said...

Kurang ajar punya kawan hang. Cakap gua punya huai hua di sini.

阿始 said...

泽南,我也是想,是咯,你的朋友怎么尽挑你的身材议论?

可是我转念一想,你可怪不得别人,听说你以前在学校是黑马王子,别人自然对你有合理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