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1, 2008

学习诚实

我看过朋友传来的电邮之后,其实就把事情置之脑后了。一切从社运朋友的一通电话开始。

又一个受害者出现了,他认为事态严重,媒体该追踪报道,而非继续视若无睹。他让我意识到,今天我们继续包庇、纵容他,我们其实就是性骚扰的共犯。受害人心中的阴影,有我们的倒影。

受害人正在痛苦挣扎,我们有什么理由继续隐瞒?我们没有。同事说了一个简单的道理,每个人都需要为他们的行为负起责任。既然你这么做,你就该承担这么做的后果。

有的人用各种各样的理由说明,我们这个决定大错特错。有人说,这就算性骚扰?你没有证明。可又说,其实我知道还有比这更严重的。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的个案在他眼中是小儿科,他自己藏在心中的个案算是大件事了吗?

“那算是性骚扰吗”这种话只有男人才可以说得出来。不顾女生抗拒,拥抱、亲吻、以爸爸自称还不算性骚扰,什么才算?

有的人说,那已是一种病态,该放他一马。可是,神父狎玩孩童、父亲强奸幼龄女儿,岂非病态的一种?要不要揭露?

神父躲在神圣的光环下行凶,要是教会只想维护宗教的圣洁,毁掉的,是无数纯洁无暇的孩童的一生。同样的,华教界人士一心维护华教的形象,多少女生因而牺牲?

虽然在男人眼中,女人被抱被吻并没有吃亏,可是在于女人,当下产生的不适感是一生的。

说一个个人经验吧。六、七年前我曾在巴士上吃了一个小亏,下了巴士之后我一路哭奔回家,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性符号,专门用来取悦男人用的。他没有做什么,只是把双手叠在胸前,然后把食指伸向我这边,巧妙地利用巴士转弯的片刻,有意无意地碰触我的胸部。

是,你可以说我是过虑了,可是我很清楚他是有意识地侵犯我的身体。性骚扰总是出现在有意无意之间,由于有与无之间界线模糊,因此女生很容易因别人质疑的语言而怀疑是自己错想。

可是自己身体的感受,自己是最清楚的,你没法对自己隐瞒什么。女人在这种时候,最需要自信和勇气。

在巴士上吃了暗亏之后,我一直后悔自己没有在巴士上即刻喝停他。现在想起,也没少了自责。

我可以理解受害人的感受,也支持她们揭露实情。她们没有错,社会,请给她们勇气,也给我们自己诚实面对真相的勇气。

10 comments:

koolgeek said...

my suggestion is to cut his balls off or give him some hormone shots so he can tame his little brother a little...

koolgeek said...

idiots like that deserve to have their balls hung in public for display.

建杰 said...

嗯,我知道你在说谁……

他在某个领域的贡献并不能掩盖他的错误。
他是人,不是神,人会犯错,犯错需要负责,接受惩罚。

相反的,我认为即使他犯错,但他在某个领域的贡献依然是不能被抹煞。

koolgeek said...

we say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the good works.

now, face the punishment for the sick works.

Anonymous said...

当然不能掩盖事实,媒体揭发没错,只是这消息令许多人震惊,不解,困惑。所以媒体可能可以趁机会做一些教育的工作。甚至应再保持质疑的态度,继续了解更多真相,对当事人和受害者都比较公平。

教育的意思是,比如探讨更多的课题,比如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不可能真的只是(像西方人一样)过于热情?为什么喜欢人喊他爸爸?整个生命都在为华教,而他的内心他的家庭是不是缺乏了什么?对每个犯错的人,在骂之前,我们都不妨尝试去理解原因。

如果他真的犯错,当然一定要受到惩罚,跟谁都一样,任何原因都不可以是逃避或掩盖的理由。

我们这些旁人,要骂,要宽容,还是要支持他鼓励他,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判断。

每个人都会犯错,他曾对我(们)的好,我还是会记住。毕竟感情、恩情,都不是一时间可以被抹杀掉的。有机会听到他的内心的自白就最好了。



美婷

Anonymous said...

屎泰龙,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的经历也跟你一样样:把双手叠在胸前,然后把食指伸向我这边,巧妙地利用巴士转弯的片刻,有意无意地碰触我的胸部。“胸部旁边”比较准。

而且还是带songkok穿白色长袍看起来就是很虔诚的教徒也。

姐姐妹妹要坚强哟!


美婷

Anonymous said...

分享一下。

好几年前,我和男友为了拍独立电影的事,也试过到访陆老的家。他了解一切后毫不犹豫就签名表示支持我们拍电影,还跑进房间拿了一千块出来交给我们,说是卖书卖到的钱,一点小意思。

我当场感动掉泪。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们两个陌生人啊。

他的钱我们当然是拒绝掉了。可是他的心意,实在是会毕生收藏。

所以听到这个消息,会特别感慨。


美婷

Anonymous said...

他有没有女儿?是不是很‘恨’有女儿?

恨做老豆最近才恨到的,
大佬

王妤娴 said...

感激独立新闻在线发布这样的消息 -- 感激背后的一群朋友。

说真的,之前我看到这样的消息,我稍微整理了自己的思绪的时候,我问过自己如果没有团体愿意站出来,我会不会做什么事情 -- 彻夜无眠。

因此看到了你们的新闻,之后被一些朋友邀请做跟进的工作 ---

我感谢你们。因为你们的勇气,让当事人找到了一个出口。---

传两个文章给你看 ---

http://yuxian-loveislettinggooffear.blogspot.com/2008/12/blog-post_22.html

http://yuxian-loveislettinggooffear.blogspot.com/2008/12/blog-post_20.html

我对于这件事情的感想 ---

YX

西域废人 said...

燈下黑,奈若何,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