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05, 2006

见鬼

今年六月之前,我从未听说过这个地方,赫尔辛基。现在我在这里。我和C遇见了一只红红红红的鬼,不管你们相不相信。

11 comments:

angielptan said...

yeah~~ 这一次我终于不落人后了!

“红熊,要记得在那遥远的家乡,有另一只黄熊正等着你带他出去闯荡呀...”

Gemini said...

原来你跑到那一边去了。
芬兰和瑞士总是新加坡在某方面的假想敌。你正好可以比较比较。芬兰,瑞士,新加坡和马来西亚。

Anonymous said...

原来人在欧洲了,旅途愉快。要会在英国落脚的话,可以过来找我。

gogosea

asklepios said...

那是鬼嗎?
我還以爲是春天的熊哪:)

如果是春天的熊,就可以在草原上翻滾玩一整天了
紅紅紅紅的鬼就應該比較喜歡冬天吧
天氣冷就穿多件衣噢
旅途愉快噢

陈慧思 said...

我在赫尔辛基的火车站广场。阳光很大,风很大。今晚11点35分的机,还要等好久好久。身边一个书包一个电脑袋一个塑胶袋和一粒橙。这粒橙跟着我坐船到了斯特哥尔摩又跟着我坐船回来赫尔辛基。鬼是鬼熊是熊,鬼不是熊熊不是鬼,也许只是巧合,他们穿着同颜色的衣服,或皮毛。一张明信片在这广场诞生。

陈慧思 said...

双子,我觉得新加坡是可以跟芬兰fight过的。芬兰的经济很大程度上是由几家大公司支撑的,比较脆弱。新加坡反倒比较均衡,而且各领域顶级专才的吸纳量相当可观。C,我说得对吗?马来西亚拿什么来跟人家比?我们已经输泰国一个马鼻了。你比较国际研究刊物(ISI)论文发表量就好了。

陈慧思 said...

粒苹、龙密,
我回去要吃谷种了!
跟你们讲,别期待太高,东西好贵好贵呀,就连一个普普通通无甚特色的锁匙圈都要三欧元哪(约15马币)。粒苹小姐,你要衣服是吗,等我发了先啦!

tcp said...

阿屎,亂世渦流,愿你一路平安。

suayhwa said...

哦,你也去了斯德哥尔摩,那比赫尔辛基要漂亮得多了。

芬兰的物价的确很高,我们到那观光时也不敢乱花钱。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使用公共厕所得收费1欧元。夸张吧!

陈慧思 said...

我在那里可没上过公厕。作为爱吃之人,我一直在吃,可是花钱吃东西,却吃不到特别好吃的东西。印象中只有烘马铃薯和糕点特别好吃,披萨和意大利面都免提。鱼嘛,待我贴上最近的文章你们就知道了。对了,小瓶子,我在意大利人开的皮萨店叫了一个马币25块的tiramisu,侍者端来一小盘半流状物,形状有如消化不良者的产物,是为tiramisu。他们的是现叫现做的,酒味很浓,就是太甜了一点,我们做的杯子的少了现做的“鲜”感,但是冰凉冰凉可口可口的,可没被比下去。

tcp said...

阿始
我們做的那個是改裝過的。但也不該像賀新雞那樣水水的一灘。可惜我不會做,不然做給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