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6, 2006

好当不当

离开吧,离开吧,众人一直在我耳边念叨。我在荆棘中跋涉,让脚步声盖过咒语般的念叨声,径直往前走。偶一回头,景观尽是众人的唏嘘与不舍。有那么一刻,我瞥见他们手中紧握的线头......

对我的家人来说,我当上记者,是家里一个不小的悲剧。我是那种小时了了的物种,从小就在众人的赞叹声中长大。纵然长大后应了“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预言,众人的印象还是停留在我的“辉煌时代”。大家以为,我长大后会成为医生、律师,再不然就科学家、教授,怎么也想不到我会“不济”到会去当记者跑新闻。

决定闯关时,养育我的伯伯问了又问:“当记者好吗?”爸爸不停说着别人家的故事,说别人的女儿如何如何“本事”。左邻右舍和亲戚听了,也都说:“世道不好,就先做做,骑牛找马吧。”一阵阵心碎的声音,几乎撕裂我的记者梦。

望女成凤的梦想破灭以后,伯伯给我的,不是叹息声和埋怨声,而是掌声和鼓励。《东方日报》是我的第一个雇主,家乡无人代理《东方日报》,伯伯于是逮住每周我文章刊出的那一天搭巴士到半小时外的小镇买一份《东方日报》,珍藏我的作品,朋友到访时骄傲地展示一番。

我如斯感动,也如斯惭愧。既然文章见报让家人引以为豪,为何这选择始终无法让他们释怀?要到何时,我们才终于建立起新闻从业员的声誉地位,让爱我们的人不必产生这种“自豪而又惋惜”的矛盾心理?

人是自私的,人们知道新闻担当上传下达的重任,该由文笔、思考能力、批判能力俱佳的人撰写,可是当符合资格的人恰恰是他们的亲人,他们就说什么也不愿意让他投身新闻界了。

谁不想自己所爱的人好?新闻界乌烟瘴气,记者前(钱)途茫茫,因此,眼见自己所爱的人投身其中,“想要拉他一把”的念头,自自然然地产生。局内人身处荆棘,背后尚且还有众人热情的召唤,该当如何奋力向前?

纵然我是背负抱负而来的,有时竟也迷茫了.....

15 comments:

建杰 said...

你的伯伯真是叫人感动。
搭巴士半小时就为了支持你,单单想想这一点,就可以让你有前进的动力吧。

(啊哈,虽然还是钱不够用。世道不靖,似乎大部分人都是钱不够用的吧。最好的时候已经过去,最坏的时候仍未降临。大家真的要慢慢熬了。)

我是佩佩 said...

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路是一种福气
所以不要过于理会耳边的琐言碎语
重要的是
荷包足以应付柴米油盐

陈慧思 said...

叫伯伯惹这麻烦,他总会说,我还要顺便去还水费呀。叫伯伯买了水果不必留给我,他总是说自己没牙吃,留着也不会去吃。伯伯就是这个样子。

谢谢你们关心,我会想想。

陈慧思 said...

更正:上贴首句应是“叫伯伯别惹这麻烦”

小王子洁洁的老鄉朋友 said...

很媚俗地唱一句:
妹.妹.你大.膽地.往.前.走.嘿~!
這是以前培訓營時有個人在我手冊上寫的,笑到半死哈:p

Anonymous said...

i am a reporter, i love my work, i feel i am like a fish, swimming freely in the water.
it is a great vocation, please, Hui See you are not that kind of person who think a doctor or a lawyer is better than a journalist,they are all equal.

Anonymous said...

to 小王子洁洁的老鄉朋友,
i am a passer by, yep, the phrase you are quoting is really funny, but suit our friend Hui See perfectly though, :)

陈慧思 said...

我没有认为医生律师比记者强,是一般人这么认为。
我怎么认为呢,我认为上传下达的工作该由社会上最顶尖的人来当。我还认为自己资格不足呢。
我犹豫,不是因为害怕胆小,而是我有其他小我需要照顾。就这么一回事。

杨善勇 said...

坐这山望那山;山外有山,山山如此,不外是山。

当了小记者,希望来日是大记者。当上大记者,希望是高级记者或者专题记者。

哎呀,扯远了。总之,当当当当,出粮了。管他什么好当不当。

陈慧思 said...

杨大哥,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只爱钱不爱虚名。就是出粮才叫人神伤哪!

胡祿豐 said...

嗯~我也爬過好幾年鍵盤,開心的很。

你的文筆好,別浪費了。

黄天汉 / NgTianHann said...

还记得那个很“耗敛”的唐纳川普吗?他十月十日会和那个富爸爸“联手”推出他们的新作哦,我送你一本如何?
"Two men, one message"-- 很好的copy。

我是佩佩 said...

嗯出粮那天百番滋味~

哇总算有钱还债了
唉数额酱少都不知道够不够还债

呀有苦谁人知
毕竟
没有多少人像那两位杨大哥般
字字值千金啊

Eddie said...

总说,人不会嫌钱少,只要取之有道,拿多一点再多一点也是愿意的。因此,当某一天发现自己原来衰老得特别快的时候,我在想,不如把原本能够安安稳稳拿不少钱的机会舍弃掉,然后拼出去找寻理想。

结果,有可能会因此而拿更多,更大的可能是拿更少。但是最终,不论钱拿得再多再少,我却终于感觉自己的生命因此丰盛而自由了。活了三十年,现在才觉得是刚学会生活。

你加油啊!虽然粮草不多,但你始终是匹千里马啊。

Anonymous said...

应该刚入行的吧?名利双收,權力得到了別忘了欺負那些小看记者行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