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4, 2006
















如果我住在赫尔辛基,我一定每天为吃而烦了。我爱吃鱼,第一次在码头边的市集吃到三文鱼和煎炸小鱼,开心得对着碟子直笑。可是,想不到幸福出发点也竟是幸福的终结点,吃了半盘十欧元的鱼儿之后,我开始厌恶赫尔辛基的鱼,还有吃后残余在嘴边的腥味。

那之后的鱼餐,都是恶梦的开始。可是,这个靠海小城鱼踪处处,怎么躲也躲不开。麦兜和他妈妈吃了半年同一只圣诞火鸡后说,火鸡的美味,在于吃之前和入口第一块之间,赫尔辛基的鱼们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

有的人为生活而吃,有的人为吃而活。吃,是我族类享乐的方式。在芬兰被鱼刺伤以后,我是多么庆幸自己生活在亚洲。

我和室友婷都爱吃。六年前遇见她时,我是一个“净音”食客,吃东西无声无息,结果被她破口大骂:“这样吃哪里好吃的,要吃出声音才好吃的嘛!”

细细簌簌声和赞叹声,是她和美食相遇时必奏的配乐。在她努力的调教加上长期“耳濡目染”之下,我入伍成为她乐队的一员,也开始“传教”:“这样吃哪里好吃的,吃出声音才会好吃嘛!”

曾经在一家公司工作时遇到同好,天天兜城找吃,身材和身家都抛诸脑后。后来她“误听”健康营养学者之言,从极端杂食主义者顷刻转换身份成极端素食主义者,让我在一段时间心情低沉得怀疑自己罹患忧郁症。

在美食面前还有诸多教条,人生还有什么意思?后来我这位朋友回复了原有的身份,以“折衷方案”面对美食与健康。我们偶尔嚷嚷“我已经对食物彻底失望”,转头又坠入茫茫食海,荡漾,浮沉。

4 comments:

loongmate's bro said...

Worry no more as the Chinese are flooding every corner on earth...

Clemence said...

吃的是福,人生在世,吃得饱谁的好是最大的成就。期待你更多旅游的分享。

陈慧思 said...

大哥你有所不知,有一家摆出我族名堂的“陈家饭店”,就在大路边,我们天天走过,说什么都要去吃一顿,结果还是令人失望。所以呢我跟朋友说,我很有信心凭我的厨艺在那里开餐馆。

clemence,说得真ngam听,吃和睡正是我的最大爱好。谢谢你有所期待。想写写我看到的瑞典裸女,再看吧。

Clemence said...

To 慧思 ,瑞典裸女!! 是不是真的阿?你不要骗我 woh..有没有相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