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0, 2006

消失

你道别的方式如此荒谬
人和面纸都停不住笑。
过度的笑声引发脑震荡
醒来后竟想不起
做过的梦,
是一场美梦,还是一场恶梦。
也许我只是,只是不小心走入电影院
看了一场Michael Haneke的电影。
是吗,Michael?

2 comments:

陈慧思 said...

本贴谢绝留言。谢谢各位。

Asklepios said...

我就是那种喜欢在贴了不准小便告示的电灯柱下面大便的无赖
而且Michael的funny game和piano teacher都是让人看了想小便的电影
所以就没有关系了吧
毕竟我们都是逐渐消失的存在
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