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7, 2006

世界尽头的手机铃声














每次回乡,我都像突然从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在手机背面。

回乡,是一条曲曲弯弯的路。路的两旁,是青绿的橡胶树。天曾经坐着残旧的巴士摇摇晃晃地来到这里,丢下一句话。他说,这里就像世界尽头。

我来自世界尽头。世界尽头是一个手机线路到不了的地方。当然,最初每一个地方都没有手机和手机线路这一回事。后来我们看着手机诞生、成长,成为手机成长的时代见证人。

手机开始时作为画面,生息在电影里。电影里威风八面的“大哥大”与我们的生活毫不相干,除了市面上五颜六色的“大哥大”水壶。初中三时,在首都工作的爸爸买了一台老老实实的“大哥大”,议论声随即四起。人们看不出爸爸有购买手机的必要,节俭朴实的伯伯还一直唠叨,说爸爸“不生性”,追潮流、乱花钱。

后来我的第一款手机是伯伯逼着我买的。那是在我的大学第一年。那一年手机还不多,因此时常成为朋友闲来把玩的物件。可是很快的,第二年半数的朋友都已拥有手机、第三年几乎已经人手一机。毕业后工作第一年,没有手机已经成为荒诞事。

短短数年时间,手机攻克了我们的生活。它,从奢侈品,变成必需品。没有手机,日子过得特别长;心灵特别虚空;世界特别窄小。我们已经无法回复到没有手机的日子。

村子里一直没有手机线路。村子里的日子,悠悠长长的,可是人们从来不曾感觉虚空,就算是呆坐木板凳一整天,人们还是感觉温实饱满。七月间,攻城的那一天终于来了。某一手机线路通到了世界尽头,手机和手机卡在大街摊档上招摇。

乡亲父老出门时,口袋里暗藏着手机,像藏着一个让他欣喜无比的秘密。

第一声手机铃声响起时,我多么希望,人类从未发明手机。

9 comments:

Teng-Yong said...

嗨,慧思你好。

我还以为你来自桃花源。谁知读到后半段,才知道桃花源也沦陷了。

在这个通讯发达的今天,我们和世界的联系变得如此方便,方便得如此可怕。没有手机和不能上网的日子让我忐忑不安,担心有什么事发生了我不知道。担心公司有事情,担心家人有急事联络不到我,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听专家说这是一种病态?可是这病态不只发生在我身上而已。这种病态能不能够被医治呢?我恐怕不能了,可能方法就如你所说的,“我多么希望,人类从未发明手机”

Gemini said...

WOW!还有东方没有的照片哦!

不如关机,要用时才开...

听听你内心的声音,是不是有很多但书? :)

陈慧思 said...

我们这些人还算是活过前手机年代。我们的孩子可想都没法想没有手机的日子是怎么样的(然后,然后,我等他们长大后就拿这篇文章给他们看,告诉他们:哪,手机就是这样来的。哈哈。)

双子,什么是“但书”?

suayhwa said...

可能到我们孩子青少年时,手机也慢慢被淘汰啦。

Gemini said...

"但是..."(Buts)

陈慧思 said...

华哥,怎么你的部落不能留言的?我原想在那“鼻屎篇”说句:Oh, shit!

suayhwa said...

我现在想起那几页也还有点恶心。

msn space 最让我不满意的就是非space user不能留言,不像blogger般任何人都可自由留言。其实也想过搬来blogger,希望能尽快落实吧!

Ah Zhee said...

haha. 我家乡也是个“不来电”的哦。我蛮享受这样,不过Celcom 去年好像进来了。

asklepios said...

我前兩年曾經在另一個世界的盡頭生活了幾個月
比你那兒還要荒涼
連普通電話的綫路都沒有
這些年過去以後
不曉得是不是也已經淪陷了呢?

那下次再去你那一邊的世界盡頭
就無法再安靜等待影子的逃離了
不過也許我可以嘗試把手機鈴聲設定為danny boy
以召喚我遺落在冷酷異境的記憶

再怎麽說
獨角獸應該都消失了吧
忽然感覺也一些什麽已經永遠失去了的傷感
我們也逐漸開始衰老那麽一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