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6, 2006


















我开着车,焦躁地寻找一个地方。“山。”是的,我期待一座山。可是,山,你怎么就像《城堡》里的城堡那么遥远?我还在思虑,焦虑和压迫感便已挣脱我的脑袋冲口而出。车内响起一声叫喊声。

生命承载太多叹息和重量,很多叹息和重量无从用言辞来释解,你需要的,只是一次尽情的呐喊。可是,耳朵在四面八方的墙上紧紧贴着;山上也总是人影憧憧,世界很大,却容不下一声呐喊。

后来我发现,车是真正意义的独处空间。唯有在一辆只装着你一个人的车上,你可以尽情呐喊、尽情哭泣、尽情怒骂,无须担忧隔墙的耳朵、不必顾忌吵着别人,当然,更不必担心别人以为你发神经。

车是流动的独处空间,开着车呐喊比起在闭塞的隔音冷气房内呐喊,更具宣泄的质感,因为你诅咒的对象----那个让你呐喊、惹你生气、害你发神经的世界呀世界,它就在你的身边转动。

呐喊会化身不同的形象出现,比如唱卡拉OK。我们每隔一段时间便有唱K的需要,因为我们有呐喊的需要。没有K唱的日子,我们几个偶尔即兴地学那些没事耍酷的烂漫青年,在联邦大道上一边“飚车”一边迎风飚歌,一边,大声对路过的车辆说“嗨”,满足自己疯癫痴狂的需要。

无论呐喊的花样多么炫目,一座临谷的山还是令人期待的。呐喊是一项掏空内心的杂质的大工程,心和山谷,彼此转换角色,沉甸甸的心掏空自己填补山谷,待虚空山谷填满之后,心就变成一个山谷了。别小看了呐喊,心重了,你就喊吧!

9 comments:

幽子 said...

马大有个后山,我的车子还有马大的 sticker。要去?

陈慧思 said...

聪明,我们想到的你也想到。可以收你入吾党了,哈哈。龙密生日前一天我们就去那里折磨那些树了。我们青春无敌,不用sticker也可以溜进去耶。

Gemini said...

不知道从那座山谷下看下去的景色是否改变了很多?幽子,羊人,什么时候经过,又凑巧无事可做,帮我拍张照片,一飨我的思谷之情?:)

suayhwa said...

哈,我比较喜欢以唱K来发泄。可能因为我的歌喉还不错吧!;p。但已经有年多没唱了。:(

你们说的后山是指从第10宿舍到第12宿舍的那段路吗?

陈慧思 said...

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唱k!

后山正是那黑漆漆的路段。我们去时,山谷下的路面上矗立着林宇中等四人的大广告牌。林宇中也是马大的哦。

Anonymous said...

i come across with one theory, that where cars first become popular in the US, the rate of out of marriage pregnancy increase significantly.
As like what you said in your article, car gives people freedom, privacy and space.
As a result....sort of reasonable :) interesting, rite?
Ai Peng

陈慧思 said...

哈哈哈,好玩。汽车真是奇妙的发明。

陈慧思 said...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这里变公共论坛了?

陈慧思 said...

我删除了12个帖子。以下这段话,写给贴的人:

虽然有12个名字,但我想12个帖子都是你一个人贴的。我知道你对政府感到很不满,你很愤怒,但是,我这里不是公共论坛。我想你可以在网上找到其它供你泄愤的地方,不留你了,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