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0, 2006

沧海一树



















窗前有一颗树,我们一直以为它是颗芒果树,直到有一天那上面长出了红毛丹。

红红的红毛丹挂满树的时候,房子跟着快乐起来。举目望去,鲜活的红色在树上热烈地生息着。我们在窗前观赏赞叹,想象红色壳里饱满的白肉,直到鲜红色换上了暗红色,暗红色枯萎成深褐色。

窗外的红毛丹,那么近,又那么远。站在露台上,我们的手臂只须再长出两只手的长度,那红即随手可摘。可是在手臂长出两只手的长度之前。我们只能无助地看着红色变暗,暗色调零,一季复一季。

红毛丹树旁,我们的房间。你的书、电影和音乐,为我的生命浇水施肥。我们偶尔在夜里发疯,跟着Weezer的歌声跳起只有我们才会欣赏的舞步;让Radiohead、Tom Waits他们唱歌,制造世界末将至的伤感;谈疑惑人的命题谈爱情谈人谈书谈电影八卦别人的私生活,一路谈到凌晨四点钟睡倒在床上嘴巴仍念念有词。

那一年,我们买了同款的背包。我们背它们去马六甲、去泰国、去国家公园。我们坐着你那或我那老爷车,去找电影、找摇滚乐、找书、找感动。我们在课堂与课堂之间舞舞舞,翻转最后一年的大学生涯。

夜了。红毛丹树在漆黑的夜里像只会沙沙叫的魔鬼。你离开以后我已经没有多去望它一眼,记不起它是否还会在结果的季节结出红红的果实。今年的红毛丹树会红吗?我离开以后也许它就自动变回芒果树,回复到四年多前的样子了。

14 comments:

幽子 said...

哎!红毛丹树!
我家以前也有一棵,满树通红的时候就心花怒放。差一只手的长度?再远都好,我们当时用石头打下来都好,有打错没放过!

有些山芭的孩子更狠,用爬的,没有让红毛丹变暗红的机会。。嘻嘻~

東山 said...

.

陈慧思 said...

呼,这里终于恢复了一点人气,还来了两个新朋友。谢谢你们来陪我玩,最近闷得慌。东山,我原想,此人怎么这么没礼貌,路过却一句话不留?来捣局不成?原想格杀勿论立刻删除贴文,无聊之下按进你的部落,看见威风八面的“总编辑”照片:原来是你呀!既是旧相识,姑且放你一马:-)幽子幽子,早认识你就好了,有你的“石头功”,还须望红止渴吗?

loongmate said...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恩恩怨怨生死白头几人能看透,红尘呀。。。姐妹呀我们要高唱潇洒走一回。请掌声鼓励,谢谢。。

唱完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毛丹终要做回毛丹。
顺便节哀。

陈慧思 said...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Gemini said...

行乐及春。

loongmate said...

沙滩可爱软绵绵,海水清凉波连连。

陈慧思 said...

人家唏嘘伤感你纵无同感也不必这么开心呱。唉,所谓重色轻友...

loongmate said...

我也想吟诗的,可是没喝过墨水,不强求。

况且,一起伤感不是更伤感?!都讲要潇洒走一回啰,我不是唱歌给你一些欢乐啰。

其实,沙滩不再可爱,海水不再清凉,这首歌的背后,我内心的哀愁,你又怎么会懂呢?

陈慧思 said...

以后会不会越离越远呢。现在都很少相聚长谈的机会了。我还在想,文章刊出后,会不会有人觉得我们搞同性恋,又或者认为我跟同居男友刚刚分手呢。哈哈。今天烟霾好像又严重起来了,你该知道如何照顾自己。是,我们都该照顾好自己让对方安心才对。哎哟,说得老土老土的,不说啦。

東山 said...

您目中「古人」雲遊經過......

Asklepios said...

有亲密的朋友感觉也挺好的
毕竟会有许多共同的回忆
尽管算是习惯了自己一个人从一个地方走向另一个地方
看了你写的还是会有一点羡慕哪

工作了几个星期,才终于有一点时间上来看看你,所以就顺便写一点东西
好像很久没有看见你了
一切还好吧?
要好好照顾自己喔

陈志成 said...

十多年前,我是个思想很前卫的非法木屋居民,我每天都渴望能搬到城里去。

后来梦想成真,在发展的洪流下,我们一家大小被迫搬到城里去。

如今很想念围绕在木屋周围的红毛丹及芒果树,我很久没吃过红毛丹和芒果了,有谁愿意栽给我吃呢?

陈慧思 said...

asklepios,你也是我的好姊妹呀。你工作那么辛苦,我却帮不上什么忙。答应你在你修成正果之前不生大病。好好照顾自己。希望你平安熬过这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