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0, 2007

满纸荒唐言

除夕那天看《星洲日报》的东海岸版,看到一篇报道四大报在热卖中的新闻。报导说了这么一句话,“所谓‘一日无报,面目可憎’......”。什么时候开始,报纸成了书的代名词?想起郑云城说的:“报纸满纸谎言,我不让孩子读报。”心戚戚然。以前老师教“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这成语时,举的例是报纸,现在读报的人还能成秀才吗?

翻开大年初二(错了,该是初三,今天是初三吧?谢谢Tongkai提点)的报纸,头版、内页满满的都是国阵领袖的嘴脸,阿都拉和黄家定捞生,黄家定和林敬益捞生,林敬益和三美捞生,三美又和阿都拉捞生,每个人都捞得风生水起。阿都拉捞生之余不忘提醒人民,“不断上涨的油价,无法避免地使人民受苦,因此国人要善于理财及努力工作”。国际油价从去年2月尾政府宣布每公升油价起30分时的61美元一桶,骤降到50美元一桶,俯视人间悲苦的首相竟说“油价节节上升”。新年流流,见鬼,真担心流年不利。

与其看衣着光鲜的国家领袖吃吃喝喝的模样,还有和尚与政治人物拜大佛的肉麻景况,我倒不如看娱乐版的俊男美女抱猪猪说吉利话。“一日无报,面目可憎”八字,越想越叫人毛骨悚然。卫生部长蔡细历说要禁快餐广告,我想,与其禁快餐广告,不如禁比快餐更没营养的新闻报道?

注:不是我偏好《星洲日报》,实在是老家订的是《星洲日报》。刘先生,无礼莫怪,祝令报新年进步。

8 comments:

tongkai said...

初二好像只有一家有報

Lau Weng San said...

那些官样文章或新闻大概可以免掉,但是有些贺岁新闻确是你不能错失的。

这些贺岁新闻我都把它们贴上我的部落。

陈慧思 said...

哦,我说的是今天。今天不是初二,索利,那就是初三。

tongkai said...

如果是星期一(19日或初二)翻報紙的話,也只有一份。

陈慧思 said...

是20日的报纸,《星洲日报》。我家乡买不到《东方日报》。不过想来各报在新年的新闻都大同小异。《星洲日报》是第一大报,而且祭出了“正义至上”的招牌,请容许(或容忍)我对他有高一点的要求。

tongkai said...

不是你而已,我對它也有要求。
http://tongkai.blogspot.com/2007/02/630-9-915.html

Teng-Yong said...

年岁渐长,深知青春有限,我很久没看报纸了。

协祥 said...

其实。。。我蛮喜欢看星洲日报的。
只不过近年来觉得星洲日报風格轉變了 ~.~
它變成了偏愛報導沒營養內容的某政党独家访问,一些新闻又避而不报,学狗仔队日夜不断追踪神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