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8, 2007

大年初一晚

新年里我大概是世界上最清闲的人了。旧同学越走越远,渐渐地大家发现相见不如不见,于是同学会去年开始走进了历史。同学会是很无聊,可是同学会消失之后日子也一样无聊。有旧同学的年夜无聊一如王晶的贺岁片,没有旧同学的年夜,长得就像隔壁家放的爆竹。28岁的这一年,过年成了自己和家人亲戚的事。家里只有三个人(真实意义上只有两个人,另一个日日夜夜在外与朋友把酒笙歌),就算是开台打麻将也嫌太冷清(我家没有打麻将的传统,倒是隔壁家总是传来麻将声,感觉很热闹)。去马来契爷家拜年回来,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像这样没有爆竹声和没有短讯报到声*的夜晚,读文章准备开学后的presentation是最适合不过了。

* 敬告大家,我回到家乡之后是收不到短讯的,不过我把calls转驳回家里的电话了,你们应该还是能call到我的,如果我在家的话。如果听到男人声,请不要大惊小怪,那大概是我伯伯。

8 comments:

suayhwa said...

既然放假到初九才开工,就让自己好好休息几天吧!

Lau Weng San said...

我记得曾经收到您的短讯。怎么说不能接受短讯呢?还是你发短讯的时候并不在家乡?

陈慧思 said...

我在家里时就收不到啦,出门去姑姐家、姑妈家就能收到。所以呢,这个星期内如果你收到我的短讯,最好尽快回,不然当我回家后就收不到啦。情况真的很复杂,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解释清楚的。

angielptan said...

命贱如我,放太久的假反而无聊之极。刚陪家人从太平湖游车河回来,晚上的太平湖毫无景色可看,不只一点灯饰都没有,还乌漆抹黑一片,说什么2007大马旅游年wor...

tongkai said...

你還好呢。我大年初一整天窩在家裡上網、睡覺,還有看沒有水準的本地賀歲節目。

協祥 said...

恭喜發財 ^^"

陈慧思 said...

原来大家的新年都那么无聊。酱我就无需暗自神伤啦,哈哈。小粒,真的好想重游太平湖还有去night safari的,但是看来这次是无法成行了...你妈又铺好床等我吗?

tongkai和协祥和大家,新年快乐 :-) 嘿是了协祥,我伯伯明天想去你家乡,不知你明天有在家乡吗?我的电邮:weisee@merdekareview.com

协祥 said...

我回來kl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