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6, 2007

有你无我

如果你认识他们,你也会替他们不值。他们身上没有几个钱,有的只是比一般人清醒的脑袋。为了中文报业的前景、读者的利益,他们声嘶力竭,发出反垄断的呼声。他们在寒酸的稿费和薪水中掏钱办活动、在忙碌的生活中拨冗写无偿稿呼唤正义,可是,他们竟然被标签成了“别有居心者”。

“别有居心”这个词可以引发无限联想,比如,居心从反垄断活动中捞一笔大钱、居心搞垮现有的报业自己自创报章奇军突围。只是,大概再有生意头脑的生意人也想不出该怎么从反垄断的动作中捞得实质利益。莫怪我直言,反垄断者穷酸窘迫,自创报章更是不知从何说起了。

掏钱办反垄断活动肯定是蚀本生意,不可能有实质回酬,他们还能有什么“居心”?标签他们的人大概也想不出反垄断者居心何在,所以只会反复提问“这些人居心何在”。说腻了之后,他们干脆说反垄断者妒忌大报的成就。

文字的功能,竟被亵渎至斯等地步,马来西亚中文报业的前景不得不叫人忧心忡忡。为着对一份报纸的愚忠盲爱,一群读者和一群编采人员丢失了从公益的角度看问题的能力。最叫人悲切的是,大报带了头,小报也跟着走,报业变得只有你我,而没有大同了。

1 comment:

我是佩佩 said...

所以你更加要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