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9, 2007

小眼看补选














马接未平,依约又起,补选新闻成了生活的主调。虽然这次没有机会到马接去,但补选的热度依旧从同事一篇又一篇实地采访的文稿中传了过来。补选很热闹,热闹得就像嘉年华会。我也曾亲身体验一次,在我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

我的家平日是最冷清了,但补选期间我家成了村子里最热闹的所在。因为伯伯的关系,我家每到补选和大选时期都会摇身变成马华公会的竞选行动室。

家变成行动室之后,家就不是家了。那是一个什么人都可以自由出入的公共场所。我好像也不是家里的孩子了,因为忙碌的拉票工作分散了伯伯大部份的注意力。我和同伴们每天学着大人在我家串海报,然后跟大队四处张挂布条海报,还很不环保地四处张贴候选人的大头照。

我家任何能贴的地方都贴上海报、能挂的地方也都挂上了布条,我家望上去就像一个厚纸团。看着自己出了一分力的“杰作”,小小的心灵即满足又快乐。补选的时候,家里总有吃的喝的,也总有人来开会、工作或闲话家常,真觉得自己就活在世界的中心。

那时候我的心头没有政治,只听说那个叫“候选人”的人手很软很滑,村里的师奶握过他的手后都心猿意马。老实说,我也怀着小女孩的心态握了很多城里来的陌生男人的手。当然补选是一件严肃的事,但对那样一个乡野小孩而言,补选正是那样一件不可多得的乐事。

7 comments:

周小芳 said...

你的老师的儿子告诉我,是我的家乡务边补选后,才到你们文冬。他说,六岁那一年,他的爸爸带他去听政治讲座,从此以后,他就对政治有兴趣。天啊!那时候我还在咬着奶嘴呢!

我是佩佩 said...

哇好羡慕你哦从小就可以握那么多大人物的手呵呵
还好你家是借马华用
否则你不会吃到那么多糖果
(吃了糖果以后记得把票投给公正党哦,安华说的)


~~很想你..

陈慧思 said...

我家很geng的。有个小楼棚,小时候陈广才站过在上面演讲。陈声新、林良实、林亚礼、州务大臣安南耶谷、廖中莱都来过我家。小时候也去过安南耶谷的家。他在文冬的家是间木板马来屋,当上大臣之后就不见了。他是我伯伯的朋友。那天在国会和依约见到廖中莱,以为他不认得我,怎知竟大声宣布:“她是我的选民。”哈。哈哈。

自小在马华公会的环境中长大(因在家没人照顾,几岁起就跟伯伯南征北伐--开会呀,马华总有开不完的会),要到安华事件发生时我才得到顿悟,学会从另一个角度看世界。

suayhwa said...

我中学时候也帮忙过马华大选的准备海报工作,记得那是芙蓉及亚沙国会选区的。

Anonymous said...

看独立在线,知道你这几天都在依约那儿采访,幸苦啦。不怕肥的话,去油棕园吃那有名的叫化鸡慰劳自己吧,我前天(周日)才光顾,一流!

喝了两杯酒,在那儿看到铺天盖地的国阵秤砣标志,联想起的却是“公正”意涵,有点错乱...醉了

加油

小中年

笑林(C.K.Lim) said...

唔....看了你的这篇文章,我对[补选]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唉,没办法,我对政治一直都提不起兴趣。你的文章写得很好啊。

哭面猫 said...

马接补选之后,很多人都希望自己选区的国会或州会议员英年早逝或天不假年什么的。依约补选还未尘埃落定,已经有人在祷告最好又有民选议员赶在任期三年届满之前该上天堂的上天堂,该下地狱的下地狱,以造福人群。
人民会有这种美好的期盼,皆拜国阵政府逢选必贿的政策所赐。人鬼共乐,可喜可贺。
不过,哭面猫有好生之德,总觉得这种政策太没人性,国阵政府确有检讨之必要。也吁请民选议员诸公多多保重,避免突然为民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