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03, 2007

乱说话 2

我又沦落到闭关赶功课的地步。偏偏赶功课的时节最多鲜事。明天爸爸六十大寿,朋友们帮他设宴庆祝,宴开足足四十席,在家乡。其实我对他的朋友们没什么好感,加上功课忙没什么兴致回家,可是搞到这么大件事女儿不见人影好像有点说不过去,真是有点烦。回家的话,我比较期待后天的清明节。整年没拜会婆婆了,也应该到她坟前上株香。记得去年清明节还写了一篇文章纪念呢。为了赶在星期五“起货”,我拿了一个星期的假,其实。这样天天窝在家里闭关真是很闷的,所以我上网,所以前天出关逛街了。功课是比较亚里斯多得和西田几多郎对“变”的意见,还有比较培根和庄子对大自然的想法。读书真是很好玩的事,如果没有时间压力。其实,为什么读书一定要按时间表呢?为了追赶什么吗?

7 comments:

湘绣蜻蜓 said...

教授赶放假,要我们赶功课,赶交货。
读书时印象最深刻就是赶功课时,同学们“同甘共苦”的画面。。有时蛮怀念的 :)

Anonymous said...

看了你的功课题目,不由忆起十多年前还卯在哲学系读书的日子。那时节,囫囵吞枣上下两千年古今人物的脑髓,不求甚解,还贪心的旁涉文史,不分门户,感觉有书啃就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了....

毕业八九年,此情不再,尔今但顾谋生,远书香而近铜臭

读书真是幸福单纯快乐的事,如果没有各种各样的压力...

开始缅怀过去的小中年人士

Anonymous said...

上了年纪的爸爸妈妈,有时候像小时候的阿始一样,是需要有人疼的,而且还要疼给多多人看。回去疼爸爸吧,让他向40座的亲友们炫耀女儿的孝顺和亭亭玉立。

陈慧思 said...

我好像只有一个念哲学系的朋友。你台大毕业? :-)
如果你不是,很高兴你拨冗留言,让我知道羊人部落这里还有其他玩哲学的朋友。
我不懂哲学,只是贪玩。这两年半工读,没法提升多少。上课的功能好像只是让自己感觉自己还在那里而已。

长大了的阿始也还是需要很多人疼的。哈哈哈。谢谢,我已经在家乡了。十多年“亭亭玉立”还可以拿来炫耀,现在“徐娘半老”又嫁之不出,没什么好炫耀了。他那些朋友是他一生最大的成就,对他而言。为了给他的生命一点肯定,还有拉近一点我和他的距离,我想我最好还是现身。

Kher Sham said...

亚历斯多德的“变”, 近来写了一些简介,http://khersham.blogspot.com/2007/03/lucifer-presents-essence-of-reality.html 请多多指教。

陈慧思 said...

到贵部落格逛了一下。很多惊叹号。我已经bookmark了你,闲暇时会好好看一看你这个21岁的小男生。比较“变”的功课已经完成了,想寄给你看看。你想看吗?你点头的话我会考虑的。

Kher Sham said...

好啊。反正我现在放假着,有时间。那就寄来khersham@hotmail.com好了。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