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9, 2007

听我。。。开一个悲凉的玩笑

过去了。以这样的方式过去。累。三个星期,两个补选,就这样过去,以这样的方式过去。累得有种虚脱的感觉。回程的时候听了一路U2。U2唱歌给昂山舒枝听。U2唱歌给我们听。

我鼓励ABCD说,至少,你们做了很棒的民主教育工作,我在失败中感觉到成功的动力。可是,他是人。推动巨轮的是人,人会累。因此,D说,觉得自己是个傻子,油价涨、过路费涨人人都有份,为什么自己要去管那么多?

既然大家都不在乎,就抱在一起死吧。很多人已经这么想了。我和C说,也许民主并不适合我国。我想起同事在马接补选之后曾说,要改变,靠选举是没有办法了,我们该来一场军事政变。当然是玩笑。玩笑开得那么悲凉。

这一次过后,我有一种感觉,这个国家的是非黑白,是国阵决定的,很多事情,他们说是,那就是了,说不是,那就不是了。你说你被巫青团员围攻,女婿说没有,那就是没有了。你说有幽灵选民,还逮到了幽灵巴士,二号说没有,就是没有了。选举委员会、警察、媒体,你等他们来帮你主持公道辨清真相吗?呵,呵呵。掌握金钱,就是掌握真理,人民要钱不要真理,民主的道路该怎么走下去?

可是,我不是在安慰人的,我真的感觉到成功的动力。当我想起那一群被警方驱赶仍拒绝解散的uncle aunty,想起那个对我高呼“不公平,这个选举不公平”的uncle,我就觉得,一切其实是可以改变的。巨轮在动,就这样放弃,太可惜了。请你们务必继续努力,每一个为这个国家更美好的未来、为真理说话做事的人。请你们以实际行动鼓舞他们,每一个良知尚存的人。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曾有一回跟哥儿们喝醉了,撂下一句话,"要当一个比较快乐的大马人,就要对政治冷漠"。虽然是轻率的醉话,不过,有时候,我会无奈的相信,因为目睹如此多的不公不义,如何乐得起来....

小中年

secretgarde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我是佩佩 said...

辛苦你了
我的失望和你一样多

德海 said...

我是你所谓ABCD的其中一个。谢谢你!

补选后,有位选民极度愤慨的要我们解散公正党,齐齐加入国阵,大家一起大贪特贪,让这个国家加速灭亡。
他认为,完全偏袒的制度以及没开化的民智是败选的主因,未来也不可能改善。说完后他愤怒的抓起桌上的钥匙转身便走,对于他的愤怒,我感到愕然,凄凉。。。

无论如何,依约的选民真诚的支持使我们深深感动;输了这场(造假的〕补选,却赢得民心,借用你的栏位,向依约选民致敬!

Anonymous said...

我们其实是活在一个必将毁灭的大环境里,不公不义其实才是正常的,追求公义才是
非主流。
所以,换个角度看,在一个这样的大环境中,仍然有人在追求公义,且
为不义而愤慨,这其实是一件值得各位感到安慰的事情。

lu ren jia

陈慧思 said...

今天睡醒,又睡,又醒。又睡,又醒。庄子陪我。在恶势力渗透的社会,孔子和庄子都难为。

Anonymous said...

逍遥乎寝卧无何有之乡,广漠之野...慧思独与天地精神往来 :)

小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