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08, 2007

女昏

我会去麻坡,两天半。这个周末,我原来很想回家,很想很想。我想躲到最熟悉的空间,整理自己的思绪。我想伯伯。我想载爸爸一同回家,一家人一起吃一顿饭。我想窝在自己的房里看看书写写稿或为论文做些功课。可是,这个周末你们要我去麻坡。你们要我去送新娘要我参加婚宴。你们说,回家几时都可以回,我们结婚一世人只一次,我们衷心地邀请你,你一定要来。我惊慌失措。我思前想后。我说我不要去可不可以?你们说不可以,一定要!我说我没有衣服穿不想去。你们说,你做伴娘啦,我们去订一套衣服给你。我说我上个星期才从吉兰丹回来,很累。你们说,喂你不要在那里找借口了。我没有说,伯拉邀请我出席星期六的婚礼。我说,你们跟伯拉同天结婚呐,how dare you!

一切都已经太迟。等下你们安排的车子就要来载我去那陌生的地方。我理想的悠闲周末将一点一点地消散在突兀的喧哗中。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地,消失。我应该带着祝福去的,可是我却禁不住忧虑恐慌。如果我还有什么话要说。对不起。

7 comments:

fuqi said...

不要酱讲,麻坡真的是一个好地方。不相信问问双子...

Gemini said...

其实你一向了解你自己,你说了这么多的理由,心底却清楚得很,到最后你还是会去,尽管可能是人到心没到。

性格吧,注定你终究会去,无论不想去的理由有多么充分。结果,就是这么一篇心情日记。

任贤其的歌啊。呵呵。

真的很抱歉,因为你需要的只不过是一双耳朵,而不是一张嘴巴。不过既然福祺点了名,我只能说,麻坡这么山灵水秀人杰地灵的地方,以你的心情,来了着实浪费。

对的地方,对的时间,不对的心情,来了也是白来。

我是佩佩 said...

我今天也需要出席好朋友的婚礼
唉伯拉也没有邀请我...呜呜

庄德志 said...

无冕皇后,就那么巧,一个从中马出发,一个从南马出发,结果居然在同一个宴会厅碰面!?虽然是不同的宴会,却会在同一个地点相遇,天……该怎么说呢?嗯……我是诚实的孩子,你瘦了。

阿始 said...

麻坡男孩们别动气,我没有贬低麻坡的意思。我只是太忙,难得一个周末可以在家摇脚,所以呢,十万分不情愿远赴麻坡参加婚礼。一去就是两天半呢。我一直不怎么喜欢参加婚礼,况且这次除了新郎新娘,我一个朋友也没有,觉得这样子赴宴挺无聊的。这一些烦恼,我都老实跟我的新郎新娘朋友说了。他们说从来就没见过像我这么婆妈的人。

去了之后,我没有后悔,虽然两个晚上睡不好。麻坡的人很好,也确是一个地杰人灵的地方。我告诉我的朋友,我会再去的。

真的,德志,一开始我还以为自己眼花呢!世界太小太小了!也说明你们的生意越做越大了。恭喜恭喜!

周小芳 said...

有时候,为了大众利益,人就是需要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

你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如。我是你的朋友,我会很感动,如果让我遇到同样的状况,就算不喜欢,我也会为了那个朋友而出席。

下星期六,学运会下怡保办讲座,我本来想提早回家一天的,可是因为学运巡回讲座有东西要处理,我竟然要过门而不入。呜呜呜。。。。。。阿爸阿妈,对不起啊,女儿不孝。

Anonymous said...

如果是我,我一定不会逼你。。。。
lu ren j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