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8, 2007

法庭生活

羊人部落荒芜了,因为主人忙坏了。主人忙坏了,因为“炸尸案”开审了。

第一天,五点半就爬起来,恍恍惚惚摸黑出门,七点前到法庭,等。等7点半拿着篮子的女警派牌子,牌子分记者和公众两种,我领的是记者牌。接着等八点法庭开门,然后抢坐最靠近法官律师被告的位子。

接下来等庭警喊“court”,站起来然后坐下。律师开始盘问证人,我坐的位置只能看到证人的半边脸和律师的背影。一边记录,我一边左看右看坐在前排的阿都拉萨的父母亲戚朋友们。心里想的是,一个人一旦有事,就会连累全家人。

虽然律师的盘问很精彩,可是审讯是一个黑洞,它一开始了,你就不知道会在何时结束,因此开庭时,我就在期待5点的休庭时间。一整天就在等。

第二天,我6点起床,7点多赶到,刚刚好赶得及听女警喊“Merdeka Review”,然后拿牌子。入庭后,还是抢到了昨天的位子,视线还是离不开阿都拉萨的父母亲戚朋友。阿都拉萨的女儿在开庭前都会走进来坐下,跟爷爷、奶奶、James聊天。眼睛贪婪地张望。女儿一个转身,t-shirt是大大的Calvin Klein。姑姑一身青衣走了进来,眼睛瞥见她颈上的LV丝巾,那招牌图案,你一眼就可以认出。然后爷爷冷,姑姑为他套了一见看来有点退色的外套,接着,一个“Burberry”的招牌出现在眼前。小小的眼睛被吓坏,大了起来。

第三天...抄写的手、坐椅子的屁股、放在桌子下的脚都在痛。手还是手吗?屁股还是屁股吗?脚还是脚吗?

我还是我吗?

在法庭生活了三天之后,我决定,我已经不是我了。

4 comments:

Khai Suan said...

不要緊, 妳的忙碌有回報的, 很多人在讀妳的新聞. 最重要是據實報導.
不要像那份正義報, 每次起來, 感覺像作文多過像新聞.

好好加油吧!

said...

我也在看你的报道。加油。

阿始 said...

谢谢Khai Suan和威捧场。今天休息喘口气,星期一再战江湖。

Tan C L said...

是的,你还是你!体会得出你的疲惫,更体会到你对工作的热忱与贡献。当你想到你是在为大马的一群读者據實報導,大家都在支持你的时候。我想你一切的付出是值得的。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