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1, 2007

恭贺隆市交通恢复正常

昨天走了几公里的路,脚软,今天准备瘫痪在床一天。

上一刻收到同事的短讯的时候我正在阅读中文报的网上新闻。

马来西亚第一大报《星洲日报》像是刚刚才睡醒似的,错过了昨日的“黄潮”采访,只记录到尊贵的全国总警长的疯话。你道全马历史最悠久的中文报《南洋商报》怎么概括昨日的所见所闻?它说:“吉隆坡交通大瘫痪”。《中国报》用副首相纳吉一番“揪集会黑手”的恶言打头条的同时,在新闻最后交待了集会的过程和集会者的诉求,还算是有心突破封杀重围的报道方式(唉)。

同事的短讯内容是:“&*%$B,主流媒体竟然把昨天的集会当成隆市交通报道”。

是的,在和平稳定、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马来西亚,没有什么比人民正常作息重要。公正、公平和正义逐渐消散,没什么;政权贪污腐败挖空国库,有什么要紧?警察暴力驱散集会人群,这重要吗?首相、副首相、全国总警长讲话没脑,又有何不可?

告诉你们,别示威别集会别心存不满别惹麻烦,交通正常最重要!

我最后想说的只有这个:










13 comments:

周小芳 said...

预料中的事情啦。

我们昨天谈起报章一定说捉了多少人之类的,人民骚动等,结果朋友说我们可以当萧依钊了。

辛苦你们了。

陈慧思 said...

我们还说可能报纸报道一些我们看不见的新闻呢。比如集会者抛掷石头啦、敲破车子玻璃啦。唉,why can't they show guts?

不辛苦,有小芳帮我按摩就不辛苦啦。

图片是我自己从一张图剪出来的(第一次这样剪图哦),还满欣赏自己的成果的。栩栩如生吧?

钪凯 said...

我拍到了警察捉人的画面,过后被呼喝收起相机。怕死的我只能乖乖就范。

阿始 said...

拍到了?很厉害,放出来给大家看看啦。

我公司的相机给了同事,临阵用自己的新手机拍照。手机历经狂风暴雨,心痛死了。《当今大马》的美女记者丽仪用刚买两个星期的相机狂拍照片,结果严重泡水,可怜。

光亮 said...

今天的夜报,明天(12/11/2007)的早报头条。我也很想说“SHIT”

周小芳 said...

真的切得很美一下哦!

我们已经不是毗邻了喔,不如你叫我的学姐代劳帮你按摩啦!

paiseh!最没有guts的是本报。

yeelee said...

慧思,
读了报章上的新闻,你的"屎"其实含蓄得多了,我真的很想秀中指。(虽然我知道那不是一个良好的示范)。
:P

我是佩佩 said...

请问小芳在什么报?

yeelee,阿始的sai真的很恶心一下,不过不比政府掩盖事实那样wa-tat。

新加坡的《联合早报》这两天都比较持平报导,也许是隔岸观火吧~~

阿始 said...

小芳现在在你我曾经呆过的《东方日报》。

注意注意,我没有说起《东方日报》,原因是昨天《东方日报》的网站一直down,不是因为我维护它。

我是佩佩 said...

小芳:我们这里已经有两个样给你看了...呵呵...没有啦不要吓你...继续努力~~

周小芳 said...

em...我最后会不会以你们为榜样,我也不知道,咱们走着瞧吧!

Anonymous said...

首次留言,請指教。

我很贊賞電子媒體勇於報導平面媒體“不敢”報導的新聞,但是卻非常不認同電子媒體批評平面媒體"不敢登"、"沒膽"。

平面媒體為甚麼沒有登黃潮集會?

是平面媒體沒有良知嗎?是平面媒體不支持一個乾凈的選舉嗎?是平面媒體支持國陣嗎?是平面媒體想掩蓋事實?

我相信平面媒體或在平面媒體工作的記者都想寫這新聞,但是,國安部已經下了指示,平面媒體能怎麼做?

堅持要刊登這新聞,不聽取國安部的指示,然後等著報館被關閉,數百名員工失業?為了新聞自由的大業,讓如此多的員工失業,這又否符合正義呢?

問題不是出在平面媒體,也是法令的存在。

當理想的新聞自由還沒有到來時,平面媒體唯有在有限的空間下發揮它的角色,在有些方面可能被逼聽取國內部的指示,但至少它能在其他方面扮演一些角色,畢竟平面媒體在傳達資訊方面能發揮更大的效果。

當發現新聞自由受到各種限制時,有記者失望離開,有些則留了下來。留下來不是因為他們埋沒良心,而是希望在有限的空間下為這社會做點甚麼。

我是覺得大家應該多體諒平面媒體,而不是做出諷刺。

阿始 said...

你好,谢谢你的留言。

管制媒体的恶法肯定是媒体堕落的根源。可是,如果媒体一直被外在环境的限制捆绑,且没有寻求突破,我国什么时候才能创造出自由的媒体环境呢?

至少,坐高位者需有新闻自由的追求,且时时刻刻push the limit。

我当《星洲日报》学记时听当时的高层大哥大姐说,做媒体就像是在走钢索,须在界限上游走,且行且推前当权者设下的界限。

我不是那种喜欢叫人去送死的人,因此我欣赏这种精神。

可是现在我的感觉是,媒体已是唯命是从,没有突破界限、推前界限的想望了。我在《东方日报》服务时就发现,就算是一家报社的不同组别,也会有不同的新闻自由尺度。

因此,我知道,很多时候是主管们主动放弃新闻自由、放弃推前界限的,不是国安部逼你放弃的。

套句杨白杨常讲的话“他们已不是在走钢索、走独木桥,而是走在康庄大道、大桥上”。

为什么这个样子?

为什么《光华日报》可以登一张黄潮照片,其他报纸不可以?

真的非常感激你的留言,我想我们需要多一些沟通。

还有,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伟大的,因为我的新闻自由垂手可得。能在局限中寻求突破,才是伟大、才是勇敢的。所以,在主流媒体的你们请加油。新闻自由,always bear it in mi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