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6, 2007

吉隆坡的夜

工作完毕已是凌晨两点半。城市沉沉睡着,脑袋也早已自动关机。楼下的酒吧酒客已去,只有霓虹灯兀自闪烁。我开着达明一派的演唱会专辑开着车,迎着阴风辗着黑影朝家的方向去。

冷清的街道只有风和影。车内荡漾着黄耀明阴柔的歌声。夜色很厚,每走前一尺,冷寂就深上一寸。它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走向我。

那一个人开着一部灰青色的车子,像骑着一头披着一身阴森皮毛的兽。兽眼看了我两眼,随之像飞扑猎食一般,越过我的车子挡在我的前头。在我想着该打电话求援还是退车逃遁的时候,那人已经走出了车子,握着一支小小的手电筒向我走来。

他目无表情地走到了我面前,冷冷地奋力抛出手中的手电筒,击向我的挡风镜。“啪啪”两响之后,车镜变出两团圈圈。圈圈画成之后,他转身,拔腿,上车,踩油门向前冲去。

等待命运裁决的那一刻,我像一只困顿笼子束手就擒的小动物,没有逃生的奢望,没有挣脱的力气,没有自保的智慧。当我重新开动车子向夜空走去时,我知道,吉隆坡的夜,从此更黑了一些。

7 comments:

幽子 said...

天!你又遇上这样的袭击?!

有报警?

眼神 said...

是不是他误会你眼神?

g said...

现在的社会,女性朋友还是少出夜街为妙~

*还好没事~

光亮 said...

不到一个月内
你的车子又被袭击???

阿始 said...

哈哈哈,索利索利误导大家了,这篇文章是我写给《东方日报》的专栏文章,遇袭之后就写好的,只是现在才放上来。

So,报告报告,陈阿始前后只遇袭一次。希望永远也没有第二次。

只是要提醒各位女性朋友,没事尽量少出门。我同事收到一则短讯说在孟沙等等地区也有类似我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的对象是单身女性。

天呀,幽子我看我们还是尽快找个私人保镖为上!!

眼神,什么什么,什么我的眼神?

幽子 said...

我要中国海南保镖! :D

眼神 said...

有些阿飞对对方的眼神非常在意,那些无意的自然反应(如:瞄〕会让他视为挑衅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