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9, 2006

剥洋葱头

我一个人去了一趟汶莱,那个传说中的富饶之国。

四趟巴士和一艘渡轮最后把我送到首都斯里巴加湾的巴士总站。巴士到站后,眼睛和脚趾呆呆发愣。怎么城市中心长得就像文冬小镇?这真的是富国汶莱的首都斯里巴加湾吗?

“没错没错,这就是首都斯里巴加湾了,走不远就是青年旅社。”汶莱人这么说。周围汶莱人讲的话我全听懂,可是却不由自主地立刻怀念起马来人来。

天阴阴地要下雨了。我和身上红红的T-恤一起走向路边的青年旅社,要了一个十块钱的床位、放下行李,又匆匆地朝市中心走去。

实况跟我想象的繁华胜景天差地远。市中心的主要街道不过那四、五条,一双脚就可以踏遍一座城。最重大的发现不过是巴士站附近的国家语文中心(Dewan Bahasa dan Pustaka)和一间将皮萨切成一片片出售的皮萨屋(Pizza Hut)。

最后我把全副感官享受寄托在传说中的奇幻游乐场。青年旅社的负责人坚持搭巴士不方便、搭德士太贵,说什么都要当柴可夫。

后来我知道,斯里巴加湾实在是太小太小了,小到他们晚上放工后无处可去;小到一场Astro Akademi Fantasia的演唱会可以轰动全城;小到一个外地人的到来可以为一群人制造一场大惊喜;小得就连游乐场也像是受了寂寞的诅咒。

对于小富国的幻想,像洋葱头一样层层剥落。金顶闪闪的回教堂洋葱头顶,成了旅人最后的慰籍。

5 comments:

Owl said...

不要以为你都知道。

哇!你整天都去玩。。。羡慕死人。

asklepios said...

我上次也有写过汶莱的奇幻游乐园噢
再抄一次给你看

在国界的另一边我遇见了一座很寂寞的游乐场,像童话里那样巨大而美丽,却已经开始荒凉了。好一些游戏设施都已经无法操作。游乐场只在太阳即将下山以前开始营业,黑夜里的游乐场灯火明亮人影却是稀疏着我从云霄飞车下来以后回头看见又再开动的飞车里只有一个乘客坐在我刚刚坐过的第一排位置孤独的呐喊着,就忽然寂寞了起来。感觉就像是在深夜里偷偷潜进游乐场里开启了摩天轮自己一个人反复乘坐的那一种,寂寞。

是吧?真是很寂寞的游乐场吧?:)
可是云霄飞车真的很刺激。

有没有看见镀金的回教堂屋顶?

陈慧思 said...

asklepios,你的Jelutong Park跟我的Jelutong Park一样寂寞。Owl,结果我真的知道。

天 said...

没有办法专心念书,又来看你的博客。
人生其实满疲累的。

我目前最大的愿望是希望可以活超过五十岁,然后在死之前至少踏上过半个世界的土地。
你也要好好生活噢。

加油。

陈慧思 said...

天,我跟你同时期考试哟。这个巧合应该给你很多很多力气才对。当医生本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准医生,加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