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06, 2006

5月28日这一天

我的好朋友熬过了艰辛的五年,穿上了医生袍,开始他济世救人的志业。5月28日这一天,他从砂拉越回来,我们第一时间奔椰子屋找香草皮萨。一个医生,一个摇笔的,一个“众香园”,灯光那么温暖,椰子奶昔那么冰凉,我们的话题竟从刚刚落幕的血腥场面开始。

五年前的这一天,我在校园里惊闻政党正式收购南洋报业;五年后的这一天,我亲见镇暴队武力镇压集会群众的血腥场面,528这一串平凡的号码,承载了太沉痛的悲情纪实。我们摇动的笔杆,在纸页上洒泪哀号,可是,声息却传不出电脑屏幕那一方寸格子。

静默的气氛,深罩媒体业。528报变过后,中文报业没入垄断、政党控制的漩涡之中,无从跳脱。丧失了竞争环境的中文报,陷入重大新闻不见天日的危机当中。别的新闻不说,中文报业史上最黑暗的一页--“528报殇事件”,竟然只此《东方日报》一家中文报社为文重温,其它主要报社皆静默以对,仿佛五年前的这一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五年前的这一天,我从“报纸是文化事业”、“新闻是良心工作”的美梦中惊醒,体认到我一直崇尚的媒体事业,不过是套上了文化大衣的服务业;号称“正义至上”的报社,实乃不过逃不脱商业利益考量的商业机构。可是,五年后的今天,我发现还有不少读者迷信报社“以良心办报”,叫人不得不臣服于文字的影响力。

资讯垄断和资讯封闭之所以可怕:惰于思考之外,我们还面对独立思考能力不足的局限,因此,当重复的论调不断复述,而异议长期缺席,久而久之我们便会信以为真。柏拉图说过一个“山洞人”的故事,说几个被捆绑在山洞里的人,长年背对着一团火坐在山壁前,从未看过外面的世界,因此,他们把火光映照在山壁上的影子都错认为实体。在资讯的荒漠中过日子,莫若山洞人坐看火影子。

文学大家鲁迅认为文章可以救国,所以干脆不做医生,跑去做文章。我的医生朋友为摇动笔杆的我感到骄傲。期待哪一天我们摇动的笔杆,可以让我的朋友专心致志地救人;让我们在主流媒体奋斗的朋友们,可以快乐地摇动他们的笔杆、转动他们的长镜头。祈祷528。

(原载《东方日报》生活资讯“晒网打鱼”专栏)

P/S:重点是,《东方日报》一字不漏地刊登全文,没有删去“镇暴队武力镇压集会群众的血腥场面”这一段,很了不起了。你们知道吗,小气鬼《新海峡时报》就删走了Brian Yap专栏文章的这么一段:

"But progress is often faced with resistance from those threatened by change. Increasingly defiant voices against the IPCMC have emerged, even though the violence that broke out at KLCC last Sunday is another drop in the bucket of proof that the commission is more urgent than ever, for both the credibility of the force, as well as the safety of citizens. Its necessity cannot be overemphasised, especially in the face of hostile resistance from some quarters."

详情请参阅Amir Mohammad的blog: http://lastcommunist.blogspot.com/

9 comments:

黄天汉 / NgTianHann said...

“报纸是文化事业”、“新闻是良心工作”的美梦中惊醒。。。
这是个很有趣的话题。
其实只要是一项事业,它就和市场这“东西”脱离不了关系。教育、医药、艺术、甚至宗教、革命都一样。越早认清现实(经济)世界的运作法则,就不会那么失望了。
很多时候理想性高的事业不一定非要牺牲奉献,弄清楚它的本质和从市场运作法则中下手,可能效果更大,只是那样会少了激情浪漫的色彩。
但形像的东西是可以作出来的。。。Marketing真是一门伟大的学科!

建傑 said...

這篇寫得真好。而大導演的回應也真正開拓了小弟的思維。

阿始(我到底應該稱呼你阿始還是慧思還是羊人,你比較喜歡哪一個?呵呵),你的朋友(asklepios?)會是一個好醫生,我相信你以後也會以他為榮的。

這個貧乏的國土需要各種“好”人,好記者,好醫生,好導演......加油!

陈慧思 said...

我想贴一张照片上来,怎么都贴不成。Blogger一定是妒忌我拍的照片太特别。“为理想牺牲”这种想法早在中学时代埋葬了。原以为在报社工作可以面包和理想兼得,后来发觉“理想”这回事在主流媒体根本是骗人的玩意,而面包呢,屑而已。现实这东西,确是越早认清越好,所以五年前的528,也不是一无是处的。是的,asklepios一定一定会是个好医生,我以他为荣。

黄天汉 / NgTianHann said...

这之前blogger的贴图有点技术问题,现在应该OK了,你再试试。

各大主流媒体不都也是商业机构(bhd/ sdn bhd)吗?社会责任和商业利益的还是要平衡的,但这要看主事者的格局和手段…

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是其中一个有实权的负责人,你会怎么反应、怎么作?嘿嘿。(我知道,这“嘿嘿”非常令人讨厌。):P

Bomba said...

喂~第一段就有亂碼哦~~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1861

陈慧思 said...

我呵,嘿嘿,要我当马来西亚主流媒体的掌权人,叫我死掉算了 :-) 真的要回答的话,我想我会堕落吧,无限堕落,连带新闻自由最后一袋救济品也顺手捉起往下掉。

商业还好,看准盈利也没什么,我最不能忍受伪善。你做不到或是不想做,认了就是了,又说什么正义、记者敢写报纸敢登之类的骗话呢。说嘛,说你是贪钱怕死,认了大概就没现在那么惹人厌。

马来西亚的媒体生态太扭曲了,涉及其中的不只社会责任和商业利益的问题。由于政治和商业因素过度密切,社会责任仅能维持在非常非常低的层次。因此我看,“平衡”几乎是达不到的高指标。嘿嘿 :-)

mksow said...

赫拉巴爾有篇短文"鑽石孔眼",
描述一位盲眼姑娘和火車乘客們詼諧風趣,積極開朗的對話.
對話中,盲女用"心眼"看的世界美好無比,她也很自然的認為,她從沒有看過的世界,肯定是美麗的.
然而,作者讓故事的氣氛,在乘客得知她將在兩個月後恢復視覺時,急速轉向,驟然而止.
想像的美好和現實,總會有一個巨大的反差.
就好像1957年的史良,有誰能在想像中知道,她將如此對待章伯鈞?
站在無權力者的角度,"責任","良心","理想"當然都是美好的.
不過,也僅有如此.

黄天汉 / NgTianHann said...

商业还好,看准盈利也没什么,我最不能忍受伪善。。。。
由于政治和商业因素过度密切,社会责任仅能维持在非常非常低的层次。。。。

(鼓掌同意!)相比之下,港式狗仔杂志有时更显得可爱可敬。

陈慧思 said...

幸福的时候,我会害怕,害怕会失去。部落格做得不好、主人很懒,还是有这么多(没有很多,但对一个容易满足的主人来说已经够多了)朋友来留言、来浏览,想想真是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