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9, 2006

读者读者你在哪里?

你的读者在哪里?你无从得知,直到哪一天他们突然敲起你的门,说“嘿嘿,我在这里”。

刚入行时,我在报纸的副刊组工作,天天在吃喝玩乐的世界里打滚,一星期结束前跑一趟画展或是专访一名画家是必交的功课。由于缺乏艺术训练且感受不到读者的存在,写时不着边际心情乱乱摆,浑不知爱画的读者对画画和画家访谈这一回事有着起码的要求。

后来,评语开始出现在我的办公桌上和报上的评论版,才恍然惊悟,读者呀,读者一直都在;读者无情,缺乏专业训练、经验尚浅不是交行货的藉口。为免继续难看,我找了批评我的人一起去看画、介绍画家画展,听他说画、说画坛的故事,慢慢地摸到了一点赏画、访画家的肌理(这个词也是我写画的时候学的)。

后来这名画评人成了我的好朋友,并且评我成性,看到我的文章错了一个错或一个词,就短讯相告。天天活在“惶恐”中的我,很快地丧失了涂鸦的乐趣,不过却也迅速地体悟到,读者无所不在,抱持饶幸的心理交货,或迟或早,识货的读者是找上门来的。

初来新闻线上报到,我一直没搞清楚状况,以为沿用副刊式的写法包管万无一失。第二次出征,我比较幸运,一开始就有一名闲置在家的前辈记者读者天天三五通电话来轰炸我:“你这样写不行的,得捉最新、最热暴、最关键的重点放在前头,不是由头到尾长篇叙述。”

我在挫折感和满腔不忿中继续书写,也继续忍受轰炸,最后总算成功把可爱又可气的轰炸型读者打发掉。

怎么说呢,读者是重要的,叛逆型的读者尤其重要,当他们怒气冲冲地来叩你的门,千万别把他们挡在门外,因为哄骗你进步的藤球,往往会在你打开门的那一刻,从连篇烽火的空隙处偷偷溜进你家庭院。

(原载《东方日报》生活资讯版“晒网打鱼”专栏)

后记:文章刊出后,画家朋友又来短讯了。说这次又找到一个错字。哈哈。没有错的话,我找到了那个错字。有空吗?有空一起来找找。这一次错得蛮好玩的。

10 comments:

陈慧思 said...

天呀,我发现了两个错字。一个真是打错,另一个则是华文太差,用错。

Gemini said...

饶幸
最热暴

我猜对了吗?

陈慧思 said...

糟糕,衰佐 :") 你发现的是新大陆。又多错两个字。天。早知你们眼睛这么雪亮,我就不下战书了。

建傑 said...

第四段:错了一个
第七段:怒气冲冲地来你的门

Gemini said...

建傑 ,
〉〉怒气冲冲地来叩你的门
为什么用错了呢?愿闻其详。:)

慧思,
答案呢?

陈慧思 said...

双子座,谢谢你,我从你罗列的部落格名单中闯进了李天命的网站,听了他的演讲。中学时他是我的偶像之一,现在我终于有机会亲近他听他的声音。建杰,我找了字典,叩字应该没有错。答案即将揭晓,谢谢大家踊跃参与 :-)

建杰 said...

再来一个,第一段:直到一天

那个叩你的门其实我并不确定,而且也没有字典词典,所以只是猜猜而已。

陈慧思 said...

开估了!!!错的是一个“错”字,还有,应该不叫“连篇烽火”,而是“连天烽火”。加上双子座发现的两个错误,这篇短短的文章一共错了四处,该打!编辑原文照登,一个错误也没发现,也该打!

Gemini said...

若真的用“连篇烽火”,也不一定错。
网上有很多人这么用(当然这不代表一定对,但同时也说明了它不一定错,需要更深入的考察),当时我一时间也不肯定对还是错。
不过,语文本身是会演化的,辞藻会愈形丰富,而从“连天烽火”到“连篇烽火”,若作者为了更好地表达出意义上的细微差异,而用了“连篇烽火”,也未可厚非。
所以,慧思享有benefit of doubt。
因此,也只能由慧思来告诉读者该是“连篇烽火”还是“连天烽火”。:)

陈慧思 said...

双子座,谢谢您的用心。真是错了。写的时候想到的是天边的熊熊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