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03, 2006

露体狂


















天气那么热,融化了我写字的手。你右额上又冒出了一滴汗。喵喵问了,怎么这么热还让它穿雨衣呢。她帮你宽衣,弄不清你竟是夜黑风高在后巷出没的典型露体狂。我写字的手,融化成你额上的汗水。新闻的字句蒸发在你脸上。太阳吞没了我最后的书写的力量。阳光暴晒的车上,我们摆弄着雨衣呆望前方,等待下一个夜黑风高的日子。

16 comments:

陈慧思 said...

捉笔的人,其实都是露体狂。哪天我们相见,在夜黑风高的后巷。

JerryWho said...

就在那夜黑風高的後巷裡,暗黃的街燈照不到前方,瞬霎間,我彷彿看到身後一閃而過的黃色身影。那是你嗎?身穿黃色雨衣的露體狂。


(多年前為第五臺寫了一部三集長的廣播劇,碰巧也有個身穿黃色雨衣的角色。)

陈慧思 said...

欢迎著名部落客大家光临 :-) 是我吗?如果是昨天,或是前天,肯定不会是我。这两天我为了赶起一些报道,足不出户,简直就快变仙了。茄汁豆、番茄、快熟面、香肠、饼干、可乐、鸡蛋,天呀,太可怕了。还有更可怕的:我难产。

JerryWho said...

我在新德理的遭遇也跟你一樣。

兩天內架起一整個播客網站

我們都是苦命人。

(難產好過流產、加油!)

JerryWho said...

嘿嘿... URL 放錯了。

正確的在這裡

Chang Lih Kang 郑立慷 said...

喂,你们两个这么惺惺相惜,不如合作做一个部落格吧。让我们这些不大懂文艺的苦命人可以只是对着一个部落格发疯,不用在一边猜想谁是那肥美的人,在另一边猜想这只穿黄色雨衣的猪有什么隐喻?;p

陈慧思 said...

生一个孩子就已经顾不来了,哪里还能生第二个。解热米娅已经是专业产夫了,大概也不会找我生吧。哈。黄色的猪没有隐喻,我是写实派。

黄天汉 / NgTianHann said...

我来了…但又是慢了一步!
慧思,其实我就住在你公司附近哩,嘿嘿,有空吃饭啦。
解热米娅我又弄了个个人部落…但不知能否持续地写,一方面懒一方面当还不惯露体狂。

JerryWho said...

吃飯的主意不錯!等我從羅馬回來!

讓我湊湊熱鬧!

陈慧思 said...

欢迎大导演黄天汉大驾光临!那天我去医院看眼睛,美女医生问我在哪里工作,然后她也是这么说的:我的家就在你公司附近。救生员也是住我公司附近,早早就说好要一起吃饭结果到现在都还没成行。这次的饭局会有下文吗,实在是没有什么信心 :-) 解热米娅你好了窝,去了印度又去罗马。羡慕死了!

黄天汉 / NgTianHann said...

订下日期就会成,像工作那样。哈哈。让最忙的、24小时不必睡的解热麦芽先生挑三个日期吧。像我这种虽然很忙但终究是闲人一个,只要时段不塞车、有停车位,预早约通常OK。

JerryWho said...

嗯~ 我的預告一相有下文。

下星期。Okay!

阿漢記得啊!

陈慧思 said...

解热米娅用激将法了。好!我的预告也一定会有下文!哈。你们想地点啦。

JerryWho said...

嘿~ 我又有新預告了。

你們有甚麼是不吃的嗎?

現在開始想罷...

陈慧思 said...

不是野味、牛肉、羊肉,只要是好吃的就可以了。不知有无新泡点介绍。

黄天汉 / NgTianHann said...

只要是食物我都吃。你们决定好了。到时候向大家update、讨教一下网上新知。这方面我一向来都追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