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9, 2006

尸体















第一次见到溅血的尸体时,惊吓得目瞪口呆,后来就见惯不怪了。在路上奔走,尸体是你必须习以为常的物事,不然过度的惊吓会让你从此绝足马路。

经常走在相同的路上,活生生的尸体演化纪实会陆续在你眼前搬演。第一天,尸体通常是肠穿肚烂、血迹四溅的情状;第二天,血已干,肉体开始腐烂;第三天,尸体剩下一圈微微隆起的皮骨;第四天,皮和骨皆已化作春泥,留下一撮无助的绒毛。不久,绒毛也会随轮飞散。最后横尸的地方,只遗下一滩黑血迹。

不出四天,原来活蹦乱跳的小猫小狗莫名其妙地嵌入了马路里,消失无踪。没有人知道它们从哪里来,又到了哪里去。

同事说了一个不知真假的故事,说一个人遇车祸横死在中国的马路上,路上车来人往,可是无人相助,后来,他成了一张人皮,覆盖在车水马龙的马路上,化作车轮的软垫。

听的人目瞪口呆。问中国朋友,他说好心送伤者到医院,得冒被伤者认定为撞人者的危险,许多人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度日,人命?还是少管的好。“中国就是这个样子。”他说。

人性的丑陋,蚕食了人类对同类的信任;人对人性失去信心,又深化了人类的丑陋面,可怕的恶性循环,在暗地运行。

聪明人太醒目太精于避免置自己于险境了,别指望聪明人放下私心推动信赖人性的大工程。可以截停这个恶性循环的,唯有单纯善良呆戆的人。

从英文报上得知这么一个常常闯马路收小猫小狗尸体的人,人人说他怪,骂他置自己和别人于险境的人也不少,可是他说:“我不能让它们就这样横尸路上。”

人心太复杂,类似简单的信念渐渐式微,可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正是这些呆戆的想法支撑的。你不相信吗?

8 comments:

蔡长璜 Chai Chang Hwang said...

eh!接下来会不会写一篇比较“善哉一点”的美文(譬如像钻石那篇啦)来“收尸/收科”……你的那些支持者都给吓跑了啦!
对了,我已经把你的blog连接到我那里了,若有时间,不妨也来漫游、浏览一下。近来可好?(多此一问)

陈慧思 said...

如果你正无聊闲逛,请按一下上面本地著名画评人菜肠黄先生的名字,到他的画话室去看看,让颜色吓一吓你玩玩。
肠黄,我为人取名的水平又高了一级是不是?你这名字很衬这篇文章嘛。

loongmate said...

他来了,大家都会走掉的。。难道我讲对了?

长璜 said...

何止高水平,我还得叫你一声:老豆!!看这样子的走势,你恐怕还会直透“独孤不败”的境界(到时可别感谓“知音难寻”哦)。呵呵!我还是快闪,免得阻住地球转……

陈慧思 said...

现在还不够“知音难寻”咩?龙密说的是尸体,不是说你啦。(龙密,你吓走我的朋友的话,我不饶你!)

loongmate said...

哎呀长璜先生,我不是说你啦!也不是说死尸。大家千万不要误会自己,我说的他,绝对不是说会以为是自己的你!放心放心。

Anonymous said...

I love your website. It has a lot of great pictures and is very informative.
»

Anonymous said...

finally i found your blog! keep it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