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1, 2006

凉夜















我怎么醒了?在这种时候。你知道要骂我折堕了,不能睡的时候总是吵着要睡,能睡的时候却不睡了。也许该找一下卡夫卡,心中却满是那句“天街夜色凉如水”。网站最近有无聊人来捣局,匿名者请自行消失。眼睛很累,怎么不是?今天班上出现了一个拿LV戴Dior的瑞典女人。存心吓人,怎么不是?“你还好吗?你没事吧?为什么会这样?”“应该没问题的,放心放心。告得我来都十年八年啦。”M说别怕别怕,陈水扁安华林吉祥都曾坐过牢。是,坐牢好,监牢凉凉如冰。谢谢每一个哄骗、慰问的人。

2 comments:

我是佩佩 said...

。。。(无言)

其实我是真的担心你
你还好吧

千万
不要
强颜欢笑

陈慧思 said...

谢谢佩佩,还好啦,现在还不知惊。我有事会大声喊的,放心。我喊了你们会及时来救应的,我知道。有一班关心自己的朋友,就不算“衰到贴地”了。你呢,你还好吗?什么时候重出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