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01, 2006

你赶我不走














你有没有被人驱赶的经验?我有,且已几近习以为常。

人们怎样赶你呢?他们巴着脸说:“媒体工作者一概不准入内,请你离开。”礼貌一些的会说:“对不起,我们不开放给媒体采访。”堆着满脸假笑请你走人。

“为什么不能让媒体采访?”你问。你得到的回应十不离八九是“这是上头的命令”,再不然就是词不达意、说了等于没说的“我真的没有办法”。

有好事需利用媒体报道吹捧时,人们把记者奉若神明、毕恭毕敬;有坏事需要藏拙遮丑时,人们立刻换上一副凶狠、冷漠或闪闪缩缩的嘴脸,对你退避三舍,这,就是这个行业的现实。

因此,当人们把你当作神仙看待时,千万别以为自己真的是神仙,因为下一刻你很可能就被请离你安坐的神位,变成人人厌恶的妖魔鬼怪。

当上了记者,你既有飘飘欲仙的机会,当然也必须作好出任妖魔鬼怪的心理准备;如果当新闻记者只有天天被人请吃饭的份儿,没有被人驱赶、被人冷待的经验,你大概失败得在“新闻从业员”五个字面前抬不起头来,这记者不当也罢。

被人驱赶时,最重要镇定且理直气壮地回问“为什么”,或是像那天我在博大采访学生滋扰事件后续进展时遇到的同行那样,向半句理由不给就想请人走人的保安人员逞凶:“难道我们是身怀炸弹的恐怖份子吗?为什么要赶我们走?”

很多时候,赶你走的人只是“靠吓”的,当你的声音比他大(因为你有理)、你交出你的专业精神时,他们会暗自跳脚拿你没辙。是的,你绝对可以相信我,因为那天我们成功留了下来。

落单的时候你通常不堪一击,只好被人欺负到底,但是当同行与你连成一线据理回击,这坚持有时是会有成果的。就算失败,至少,你维护了这行业的尊严,并且感受到了同行“同仇敌忾”的快乐。

8 comments:

tcp said...

看你這麽委屈... 我心疼啊...:p
加油加油!

leongism said...

看了这篇,我突然感到茅盾。528示威事件后,我开始了解并支持新闻自由。可是前阵子马大中文系发生的事情,我是其中的参与者。在一个师生对话会结束后,我们发现有两名记者不请自来,我于是拒绝让他们做任何的访问。并不是担心什么丑事被揭发,只是认为还没有到要让这件事见报的的程度。然而站在记者的立场来看,事实却不能被隐瞒...于是我感到茅盾了,到底,我是支持新闻自由么?

陈慧思 said...

谢谢小瓶子关心。当记者有时就是要受一点委屈的啦。听说你经常去泰国,找猛男呼?

陈慧思 said...

梁主义,你绝对有权利选择受访或不。你有受访与否的权利,记者也有征询你是否要受访的权利。只要记者不是逼你受访,应该不会造成什么问题吧。
关系到群体利益的课题,当然越多人愿意挺身揭发越好。媒体想做人民的喉舌,也要人民想发声、有声出才能成事。
至于记者“不请自来”这回事,我想,看场合吧,若是公共场所,我怎么不能出现?若是闭门会议场,当然我先要征求你的同意才好入内。

tcp said...

我是去找失散多年的女兒..... 哈哈
沒有經常去啦,前後去過兩次而已

杨善勇 said...

应该共有四个可能

一、你赶我走
二、你赶我不走
三、你不赶我走
四、你不赶我不走

陈慧思 said...

谢谢杨大哥光临寒舍泼墨!
还有一个可能性:我赶你走
哼,别以为记者好欺负!
没听过这样一句话吗,谁都可以得罪,记者不可得罪(我说的)。以后出一本《羊语录》,教醒博大校长。

阿牛哥哥 said...

WalauA……你这个"无冕皇帝"要是配了一把长剑,浑身上下,一定更加杀气凌人的了!
A!如果你真有一把剑,到底有多少人头要马上落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