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6, 2006

在那煤炭屎鬼出没的地方















政治乌烟瘴气,新闻记者的世界满载悲情,所以,工作以外的时间,我喜欢寻找太平盛世,哪怕是瞬间即灭的,哪怕,是饰头粉装的。

所以,我喜欢在傍晚时分回到学校。挣脱新闻文字的缠绕之后,从校园偏门闯进校园,一切愤世嫉俗、怨气高涨的语言,都像龙猫故事里撞见阳光的煤炭屎鬼一样,嗖地一颗颗滴溜溜消失无踪。煤炭屎鬼呆过的地方,是汗水,是阳光,是笑脸,美丽,一如龙猫传奇。

柏油路两端,汗水在飞奔;路旁青青的大草场上、篮球场上,球鞋和头发在蹦跳;再往前走,橡皮舟快乐地在湖面上划着圈子,这里没有皱起的眉头、没有叹息的嘴脸、没有糊涂错乱的脑袋。面对这样的太平盛世,笑容会自然占领脸庞,向上扫荡脑袋最后的思考地盘。

太平盛事叫人目不暇给。走在大学的路上,每每想立即下车看人划舟、打球,微笑一个傍晚。可是,那样的享受分明就不是属于我的。每次到学校都是行事匆匆地,赶路上课,赶路下课。两、三个小时的课上完以后,太平盛世即由黑幕取代。三小时前的美好景象,顷刻被煤炭屎鬼搞得灰头灰脸。

我知道,天明以后,另一番恶作剧般的景象会取代煤炭屎鬼的搞作:课堂上、宿舍里,最浅白的参考书被利用为应付考试的工具、实验室里学长的实验报告被抄来传去、行政管理人员你等我我等你谁也不愿接听电话、中年教授在课堂上自说自话、忍声吐气的学生继续忍声吐气、学子们的眼睛只顾盯看课堂那一小方块地。

校园以外,凄风惨雨凌厉下刮、社会呼喊大学生代为伸张正义、全球化驱赶着众人的脚步,校园内的世界仍旧缓慢地依循旧轨道运行。

明天傍晚,我又将回到太平盛世。下完课,它就会消失无踪,我知道。

9 comments:

Gemini said...

说真的,你那段文字,“...划舟、打球,微笑一个傍晚...每次到学校都是行事匆匆地,赶路上课,赶路下课。两、三个小时的课上完以后,太平盛世即由黑幕取代...”,活生生从我记忆里把马大生活、夜晚赶课的那一段给勾了出来。

可我怎么总觉得同样的享受,在当时,同样地不-属-于-我。

佩仪pueyyee said...

"课堂上、宿舍里,最浅白的参考书被利用为应付考试的工具、实验室里学长的实验报告被抄来传去、行政管理人员你等我我等你谁也不愿接听电话、中年教授在课堂上自说自话、忍声吐气的学生继续忍声吐气、学子们的眼睛只顾盯看课堂那一小方块地。" 写得真传神啊。

陈慧思 said...

双子,原来你也是马大人。不属于我们的东西可多了。最初那一年生活在宿舍里,活像个旁观者。第二年加入了一个群体,却依然无法投入。第三年,我完全脱线,飞去电影院、艺术地盘、摇滚音乐会、人文图书馆(当图书管理员)。那一年,龙密总是怂恿我“这个要去吗?去啦去啦”就去了。是那一年吗,我们认识了有帅男钢琴手奏爵士乐的No Black Tie酒吧,我一直怀念。现在酒吧已经找不回了。我们也已经好久好久,没再在一起飘游了。

陈慧思 said...

佩仪,写的是过来人,自然有几分传神。初进马大时我选的是化学系,深知senior化验报告的重要性。我笨手笨脚的,做实验总是做不出结果来,所以必须“参考”学长报告。抄了一个学期,我决定不玩了,转读现在这个科系,做个比较有用的学生。那几个关系到学生的points其实我都有份。

我告诉你,那些在政府机关行政部门工作的人真的是可以让电话响几十下脸不红心不跳的。懒功简直就炉火纯青了。

distantflute said...

是啦,橡樹的種子發芽了。太平盛世。

貓言貓語 said...

趁我最近“冬眠”﹐來看看慧思美眉 ^^
嗨嗨﹐最近好嗎?加油哦!
啊﹐對了﹐我不是新聞記者﹐
但我當過編輯和廣播員﹐
現在專門寫部落格﹐
因為我的專欄也被砍了﹐嘻嘻!^^

loongmate said...

No Black Tie 开回了啦,要不要去?

去啦去啦。

陈慧思 said...

猫猫,专栏被砍,真为你感到骄傲。报章生了怪病,容不下说真话的人。编辑加广播员,我不会不知道你的。“专门写部落格”,你不知道你这句话伤害了多少痛苦工作的人的心。噢,世界对我不公平!

陈慧思 said...

龙密,真的耶?几时开回的?怎么没通知声?那帅哥钢琴手不知还在吗?

去啦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