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01, 2006

我鄙视你

前面的司机很自然地,挥一挥手,把塑胶袋从窗子里丢了出来。塑胶袋随风飘飘,轻轻落地,着急的人再怎么着急也无法力挽狂澜。

从来不曾认真思考垃圾和主人之间的关系,直到有一天室友很认真地问我:“你有乱丢垃圾的朋友吗?”我有乱丢垃圾的朋友吗?这是从没想过的问题呵,想了想,应该是没有吧。室友又问了:“那你能接受一个会乱丢垃圾的人做你的朋友吗?”

“一个会随处乱丢垃圾的朋友”,那么平凡的一串句子,却又那么怪味。你能接受一个随手把垃圾丢在地上的朋友吗?我从未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但是认真思考起来,还真的不能。

也不是没有突然想贪方便随手丢垃圾的时候,但是每一次想要这么做,沉重的罪恶感都会把这种歪念头击沉。正因为曾亲身体验这么做会有多难,所以不敢想象自己的朋友可以面不改色地乱丢垃圾。

室友告诉我,世界上就有这么一个写作人把随手丢垃圾当作是一件很酷的事来写。你能想象吗,世界上竟然有人随手乱丢垃圾后得意洋洋,当是一件酷事为文特书,什么心态嘛?如果我脸上露出轻蔑的表情了,我想我是真的轻蔑她了。

不乱丢垃圾是教育培养我的习惯,尊重周边的环境是别人用身体语言告诉我的。中五那一年的关丹的直拉丁海滩,人人都在嬉戏玩闹,两个澳洲人却顶着太阳提着垃圾袋在海岸上拾垃圾。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沙滩很美。”他们说。

后来我在香港一个人来人往的地铁站口看见一个清洁阿婶用小铲子剔除粘在地上的垃圾,那么认真、那么细心、那么专注,仿佛全宇宙的焦点都在那一小块垃圾上。我为之目眩。生平第二次,我被处理垃圾的人感动了。

我知道,我还会看到很多个从窗口飞出的塑胶袋、糖果纸、面纸。也许车里的人以为这样很酷,但是若他们看一下望后镜,迎接他们的会是一副鄙夷的表情。

4 comments:

loongmate said...

这篇正中我口味,有feel。

也不是不能做朋友啦,就是会很不喜欢。当中也有好人的,他们只是缺乏对环境的爱。我的经验是,你骂一下他们,他们会有很多借口理由反驳的,不过他心里会有些知衰。我想这种是有救的。

觉得没问题很酷那种,我就真的想象不到是哪种心态了。存在主义是不是这样的?

我是佩佩 said...

是咯是咯
我最讨厌那些乱丢垃圾的人
尤其是从车窗丢出塑胶袋大道收费站单据的人
且还得意洋洋地以为
自己为清道夫制造就业机会呢

更气人的是
这些垃圾虫却从不在自己的家里乱丢垃圾

每次看见这些垃圾虫
我真的很想下车把垃圾捡起来还给他们
只是我害怕路霸
我承认我胆小

还有还有
一些垃圾虫进了新加坡却又不敢乱丢垃圾
#¥%—*+@

Gemini said...

在中国,随地吐痰的人们并不少见,沉重的罪恶感之类的话,对他们根本是不知所云,因为四周围都有人这么做。我在想,马来西亚的那些垃圾虫,有些是自小耳濡目染的结果,那是一种条件反射。

关于那两个澳洲人,两个字-敬佩。他们不但不乱丢垃圾,而且身体力行,为了维护海滩清洁而捡垃圾。

关于香港的那位清洁阿婶,我怀疑那是香港政府花钱(数年前香港政府判出去给私营清除残渍,一年费用六千三百万。)的结果。

新加坡方面就甭谈了。垃圾虫要劳改,问你怕未?不过,一个人骑电单车时戴上安全帽究竟是为了自身安全还是避免被警察开三万,这其间的心态还是有一个很大的分野。

所以,在这一方面,还是让日本人走在前头。

文化问题。

陈慧思 said...

真的是文化来的。我喜欢香港的气氛(冷中带热),也相信香港人有自律的习惯和公德心,不过说到要剖析香港人,还是请阿树和捷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