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04, 2007

敏感与不敏感

“我对你的一篇文章很失望。”我那在《星洲日报》工作的记者朋友说。“哪篇文章?”我以为他会说我写给刘鉴铨那一篇。“你写蔡正木故居那一篇。”他说,“那一天我的同事有到场。”

我想他说的是这一段:“记者抵达现场时,未见其他媒体的记者到场采访,只见七、八工人在豪宅栏杆周边围起作为阻挡视线用途的数公尺高的白锌片。后来吉隆坡市政局两名执法人员出现在现场,进入豪宅范围,记者尾随他们进入内里,摄下数张照片,即为一名女性负责人以‘这是私人产业’为由驱离。”(点击:隆蔡正木故居毁于一旦 国家遗产法令形同虚设

我写这类文章时喜欢描述一些情景、一些画面,带读者进入状况。我写这一段的主旨是要描述我被驱赶的经过。我去到的时候的确还没有其他媒体到场(“未见”是“还没有看到”的意思不是吗?),我就照实写了。我没有想到这么写会变成“其它媒体没有到场”的意思。后来,《星洲日报》、ntv7《追踪档案》、《东方日报》都有到场。

我跟他吵了一轮。这是我们最后的对话:“我想你太敏感了。”“我想你不够敏感。”
相信我,我没有要说媒体都没到场采访的意思,我只是描绘我到场时的情景。我想我不需要制作这种小玩意来抬高自己抬高《独立新闻在线》,没有这个必要。
开车时,我想了一路。我想敏感和不够敏感是有连带关系的。在这个媒体环境中,我只好学习敏感。

7 comments:

發條貓 said...

我想我們不算吵吧﹗因為所謂吵架的內容就是你說我敏感,然後我說你不敏感,你就轉身而走了。

我想說,我看這篇文章的時候的確有這樣的感覺,也許過去除非是特別情況,不然不會提及媒體有否來到的描述。

無論如何,我也不是想特別質疑什麼,本來就想拉你一旁了解,不過你情緒也來得快吧﹗
如果有傷到你的話,我是無意的,也抱歉﹗

陈慧思 said...

谢谢你上来看我的心情。对朋友,我是很快的,快热也快冷。我也想说抱歉,如果我的坏脾气伤害了你(不过我想你的肉层酱厚,应该不会被伤到的)。

但是但是,你是我的朋友啊。而且我一向都quite喜欢你的呀。我会希望你在文章刊出时立刻提点我,让我有机会改正,而不是放在心上,然后认定我就是那个样子。

suayhwa said...

哈,原来那是发条猫。嗨,近况如何?

人际关系里,真的该敏感些。现在没事就好了。

Anonymous said...

Wei See, I must say the first time i read the piece, I immediately understood the phrase means "the other press were not there yet."
I agreed your friend may b a little paranoid ....

我是佩佩 said...

原来是猫和羊的故事
没有什么啦
都是小事一桩不要(不会)伤感情

不过
羊有权在自己的部落写下自己的心情
猫也一样



嗯忘了跟你说新年快乐

陈慧思 said...

谢谢大家的关心。我是没有放在心上。发条猫,你呢?

發條貓 sa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