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9, 2007

山蛭的美食

















事情是这样,我去到了一处森林,遇到了三只山蛭。那是一种在森林里蠕动的动物。先是感觉裤子靠近膝盖的地方湿湿的,以为是被哪里的水弄湿的,没去再意,后来发现是血,怕得要死。山蛭群起袭击非柔佛人,我连中三奖,裤子变成血裤,袜子变成血袜。虽然柔佛的山蛭跟外地人过不去,可是柔佛的人还是很好的。他们载我翻山涉水、带我去好地方吃东西,晚上还煮了一种叫“山鸡”的鸡宴客。在回程的夜间巴士上,彼咯认识的一个开神手的朋友打电话来说,到家后无论如何要sms告知。我说不必啦,你快点去睡吧。他说他们还要喝酒喝到很夜的。天知道他昨晚是不是有酒喝。为了遇见好好的柔佛人、写一些实实在在的文章,牺牲一些血,算得了什么?(哈哈,讲到自己很伟大酱 :-P)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知道你不抽烟
但应随身备烟
遇到山蛭
点燃香烟
让它“叹”下

又或者
准备幼盐
往山蛭洒
让它化成血水

山蛭:“¥$#℃,竟然把我的致命伤公开!”

Anonymous said...

山上的吸血鬼
你看不见它
你无法逃避
只好任宰割

城市的吸血鬼
你看得见他
却无法逃避
天天任宰割

Eddie Chang said...

都说“山顶人”比较热情又好客,所以
山蛭这种“动物”当然也对外地人比较
青睐。

重点是,我想山蛭该是在之前听闻某新
闻特派员夸海口,说山蛭没什么啦!!

哈哈哈哈!!绝没有嘲笑的意思,相信
我,只是真的忍不住才笑的啦!

:P

陈慧思 said...

同行者就是用香烟的烟草帮我止血的,看,我脚上还有烟草的残骸。有人以为照片上的肥肉是大腿肉,澄清一下,那是靠近脚踝的部分。谢谢你,柔佛人Eddie!你踩啦,继续踩我啦,下次进森林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有版给你看,做人别嚣张):-)。照片的网址收到了。还没来得及写,我明天又要出差了。这次是自己开车去,过夜一天。

suayhwa said...

原来幼盐能杀山蛭,谢谢!

哈,我也以为那是大腿。

Eddie Chang said...

呵呵……。

我重复看了很多次那些在森林里的照片,结果我发现我们的队伍,很多时候的确是-->乾泉-->Alan-->你-->我。不然就是-->我-->Alan-->你-->乾泉。头尾不是乾泉就是我,只有Alan和你在中间,真是印证了村民和我太太说的,山蛭只咬走在中间的人!所以你和Alan就倒霉了。

四人同行只有一人有抽烟,这次你该感谢那个有抽烟的Alan了。

你放心,我会好好地吸取这次的经验,下次再进森林的话,我一定宁愿包尾不然就带头,总好过在中间等着给山蛭亲亲!

哈哈哈哈哈哈哈~~~~。

陈慧思 said...

谢谢你对我那么好 :-) 等着瞧,总有一天轮到你。还有,不好意思,那天劳驾你取下照片们,我真是太“烟尖”了。问候阿靓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