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1, 2007

做家务

原来还想着,搬到新家后要自己扫地抹地洗衣服,日子不知该怎么过。想着想着,就已经在新家活过了一个月。人类的伸缩能力真叫人打从心底佩服。

我从小就被培养成为一个懒人。养育我的伯伯是个生性谨慎的人,为免家中唯一的孩子遭遇不测,他顾孩子的心态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家务这种涉及水、火、电的事情,他一贯的原则是要我退避三舍。

因此,小学四、五年级时,小伙伴们都已经懂得洗自己的衣服鞋袜、扫地抹地、扭开电视机和风扇,聪明能干一点的孩子甚至懂得帮妈妈洗米做饭、洗碗洗碟,我呢,我仍然对家务事一窍不通。后来我之所以动手洗自己的衣服鞋袜,还是因为邻居阿婶不断对我“晓以大义”,迫使向伯伯争取一点“家务权”。

我会争取“家务权”,不因为我喜欢做家务,原因在于“同侪压力”。当身边的每个人都有一项分内事,而自己却要伯伯效劳,惭愧羞耻的感觉便迫使自己踏出自立的第一步。

可能是从小缺少家务事训练,我的手脚比别人笨拙,切菜、洗碗碟、倒水、烫杯子、搬东西什么的,速度不如人,做来也少了流畅的美感。所以说,让小孩子担当一些家务还是好的,一个人在外生活,什么拉杂事都要自己动手做呢。

2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有没有人
要为你做做饭
要为你洗洗碗

有没有人
要为你擦擦地
要为你晒晒衣

我并不如
你所谓的“擒青”
过分热情
或许令你误解

Anonymous said...

Women do not marry a man based on the fact that this man will
做做饭
or 洗洗碗
or 擦擦地
or 晒晒衣
in fact, they will be willing to
做做饭
or 洗洗碗
or 擦擦地
or 晒晒衣
when they meet the person they can love...
even if they are not trained to do them....

from a malaysian who graduated from UM and stay in PJ while working as a journalist in KL

我是佩佩 said...

家务这事呢
是不用特地去学的

如果好命
以后结婚有女佣

如果不好命
到时再来学也不迟

我当年跟妈妈推搪不要做家务时就是给这个理由
结果后来进城读书以后
我果然会做简单的家务了



备注:我一直觉得洗衣机是人类最重要的发明

陈慧思 said...

有个男人是这么对我说的:“拿去洗衣店洗吧,我帮你还钱。”

大家放心,我已经学会享受洗衣的乐趣了。平时少运动,把家务当运动做,不失一个好办法。总之不会辛苦自己就是了,洗不了的衣服,还是拿到洗衣店去吧。

Anonymous said...

有个男人是这么对我说的:“拿去洗衣店洗吧,我帮你还钱。”
NOT BAD AN IDEA.........but i always suspect how dobi wash our shirts and clothes and bedsheet and all that, the water conditions? do they CAMPUR ADUK our clothes with others and all that.....
the same Malaysian........who is working as a journalist in KL

陈慧思 said...

担心不了那么多啦,在外吃饭也一样不知别人有没有洗菜、锅子有没有爬过、水干不干净...所以呢,我的愿望就是快快组织小家庭,当个家庭主妇啦 :-)

陈慧思 said...

我原来是想写“锅子有没有老鼠爬过”,少了老鼠两字。KL的记者,我知道你是谁 ;-)

Chang Lih Kang 郑立慷 said...

你要尽快组织小家庭也不好追得太急,我会怕的。搞不好还会患上婚前恐惧症,让你的家庭主妇梦碎呢!

慢慢来哦! ;p

yufuqi said...

哈哈,鄭立慷走私?;)

美女亭 said...

有人擒青,有人恨嫁,为何不成事?
原来是立慷在搞走私。

我最喜欢煮饭和洗碗了。也喜欢晒衣,不过不大喜欢洗衣扫地抹地。

煮饭真是一门艺术和心思,可以慢慢地设计可以乱乱地发挥。吃饱饭洗碗呢,还能去肚腩。

立慷煮饭你洗碗,或你煮饭立慷洗碗,多好!

吴仲顺 said...

「立慷煮饭你洗碗,或你煮饭立慷洗碗,多好!」

哈,好一个幸福温馨的小家庭。
2007年第一桩喜事哦!

阿始 said...

立慷,既然婚前恐惧,快点结婚不就不治而愈。嘿你别乱乱说话,赶走我的羊男。到时你不娶我都不行了!

Chang Lih Kang 郑立慷 said...

看,随便一句话,就把所有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引出来了。阿始,这些就是损友啰,交朋友要小心也!

呵呵,我几时包你结婚生子的?

周小芳 said...

你几时要做我们的阿嫂?

yufuqi said...

昨天我在Gombak示威地点拍到两人的亲热照,有图为证。 ;p 嘿嘿,等一下在《自由媒体》开一个贴,放上照片昭告天下.... ^-^

陈慧思 said...

你敢?我哭给你看 :-(

yufuqi said...

既然你已经付了赎金,我已经把照片寄到你的电子邮件信箱了 ;p

王妤娴 said...

马来西亚很久没有喜事发生啦 。。
如果我们的朋友群里有某人和某人配成队,那是好事呐。
加油吧!

已经很老的青蛙我,可是很期待的:P

Anonymous said...

哗,靓女那么快就跟人家配对啦?恭喜!Yufuqi,你应该把人家的照片公开的!

yufuqi said...

等一下阿始哭给我看,我就惨...

王妤娴 said...

Don't worry fuqi, I teach you how to cope with pretty girl who cry
:-) Free of Charge :-)

:P :P

yufuqi said...

哈哈,谢谢妤娴姐的免费教学 ;) 不过我想你还是教教阿始如何骗人先吧。每次都用哭这招,就算遇到警察叔叔,也没有多少人会一直心软的 ;p

何人可 said...

偉大的是妳伯伯,養育別人的孩子是要特別小心的...

陈慧思 said...

你们好哇,趁阿始不在,拿阿始的命。其实那张亲热照也不是见不得光,只是拍得我不好看,还是免了免了。妤娴,怎么我到今天还没看到你呀?你不是说要来拍我肩膀的吗?何人可,谢谢你,伯伯真的很疼我(只是疼得太离谱了,导致我现在性情叛逆)。你说的这句话,他也曾经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