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0, 2007

左手人

我用右手写字,还凭右手写出来的字得过一些书法比赛的奖项。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右手人,直到有一天伯伯告诉我,我天生是用左手写字的。

我一岁捉笔涂鸦时,婆婆和伯伯就开始发动艰巨的“矫正工程”。他们认为左手写不出好字,而且左手人会面对很多生活小难题,于是,他们一看我用左手捉笔就打我一下,终于把我从一个用左手捉笔的小孩,打成一个用右手捉笔的小孩。

虽然矫正工程很成功,但是天性还是在我的身上留下了痕迹,比如我背单肩带包包用的是左肩膀、讲电话按短讯用的是左手,生活上会遇到一些“左倾”的小麻烦。

潜伏在我身上的左手人细胞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朋友告诉我,不少碎尸案的凶手都是左撇子,外科医生解剖高手也多数是左撇子。屠房里的屠宰猪牛羊刀法最干净利落的,据说也都是左撇子。他还说,左手人懂得欣赏凄美和精于兽语。

左手人的传说惊心动魄,可是自从伯伯和婆婆对我进行“矫正手术”以后,我想那样的凄美已经不属于我了。左手人使刀这么厉害,当不上屠夫和外科医生,当个称职的家庭主妇总该没问题吧。这么一想我就开心了。我身上残余的左手人因子,大概足够供应一些当家庭主妇的潜能。

4 comments:

suayhwa said...

你还能凭左手人抓刀的因子当家庭‘煮’妇啊!我是右手人,但中学时却无聊的练习使用左手,现在抓筷子写字都还勉强可以。

ChiaKC said...

經歷過類似的改造工程, 不過我沒有這麼'痛快'的記憶. 應該是豬腦沒有吃得比你多的關係.(媽媽講很補哦) :)

Gemini said...

听人家说,用左手的人比较聪明(感觉),原因?因为右脑常锻炼的缘故。你说呢?

陈慧思 said...

左手人比较聪明?不知咧。我们是右手人,所以这种事最好还是不要相信 :-P

我没有妈妈的,没有猪脑喝。小时候婆婆很喜欢在早上煮一碗猪肝汤给我喝,后来伯伯听说猪肝会导致B型肝炎,吓得要死。不过婆婆在我七岁时就去世了,我想培养B型肝炎也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