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31, 2007

阅听人的智慧

沟通平台 《勿低估阅听者智慧》

近来《独立新闻在线》的记者和作者一直在围攻星洲日报记者龙耀福。肇因是龙耀福在3月9日独家引述旅游部长发表的“一万名没有工作的部落客当中,有8000名是女人”的一段话。

事后,部长否认他说过这样的话。《独立新闻在线》同是媒体工作者,原应该对处於劣势的龙耀福守望相,却借著一名部落客Susan Loone的评论,嘲讽龙耀福和《星洲日报》。

在龙耀福上网回应后,Susan Loone在其部落格http://sloone.wordpress.com澄清,原文如下:“I was not accusing Sin Chew. That is clear and I am sorry to Long if this has affected his professionalism. I believe it was Tengku Adnan who had done that, not me. But I am glad I got my answer.”

我相信黄怀乐、红衫客和我,我们写文章挺龙耀福,是因为我们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独立新闻在线》的作者讽刺我们水平低,看不懂Susan Loone的原意。我请他们搞清楚∶不要蓄意歪曲,也不要煽风点火,我们并不是反对Susan Loone。我们从这件事中又看到《独立新闻在线》不放过任何抹黑《星洲日报》的机会。

请华文网站的作者自爱自重,不要滥用网络的自由来打击华文报的记者。

也请不要低估阅听者的智慧。

(编者按∶在这事件中,《星洲日报》同仁感谢读者们对龙耀福的爱护和支持。本栏将不再刊登有关的议论文章,请来稿的读者谅解。) (星洲日报/沟通平台·读者∶何承欢·2007.03.31)

————————————————————————————————

以上摘自《星洲日报》沟通平台。我想应该是什么地方出错了。可能性有三个:

1。文字的沟通能力
2。人类的理解能力
3。人心

再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8 comments:

我是佩佩 said...

我一直觉得这是一起原本很简单的风波,不过就是星洲记者据实报道东姑的谈话,然后东姑诬赖星洲扯谎,苏珊就出来挺龙先生。

可事情发展后来变成不可收拾,焦点全被模糊掉了,应该被严谴的肇祸者反而逃逸了。

我不懂那个记者是不是为了争出位,还是他真的不理解部落格或网站文章所言,否则他不会不断发表澄清启示,力证星洲遭人蓄意抹黑。

唉看到媒体相互残杀,深深感觉悲哀。

同时发现沟通平台的来稿有点断章取义(不懂是不是筛选的后果),都是按自己的意思来单独诠释那么一两段文字,令人不得不怀疑“专业读者”。

也许,这事其实有点新仇旧恨都涌上来了,才会这样越描越黑吧。


亲爱的,算了吧,这样才会长命点。

jiaehian said...

这算是自己人打自己人吗?

Anonymous said...

看了几天两边的读者来函,发现那一台的大作家之乎者也大义凛然的写了一大堆,兜兜转转,最后只搬出susan姐写的一小段鸡肠,很有智慧的看懂英文而已。

还是不敢面对你的报道,不尽不实,太片面了。

报馆也不敢叫阿福哥出来,当众示范,再做一次阅读报告。当然,他们不敢。

阿福哥说人家抹黑他们,想害华文报。事实胜于雄辩,几位挺友作家说不过去,于是转移视线,告诉读者有人想害华文报。其实,一开始是阿福哥先抹黑别人,后来,所有的事情都变成很多人想害华文报。神经。

那几位挺友作家,错漏百出,还一直在提供专业意见,批评别人这样那样,建议别人应该怎样怎样。没有营养,读了,很很很辛苦。

后来毫无关连的两篇文章,也要顺便骂一骂网络媒体,好像变成广告平台了。一年365天都在看那种涂抹文章的一些读者看多了会中毒,误以为真。

如果他们真的是专业读者,我只能说,他们写得很烂,抬高不了自己,抹黑不了别人,给人笑话,害了华文报的是他们自己。

好了好了,三唔识七跑来你的档摊乱写,是想让你知道,不需要什么智慧,也可以很明白事理,虽然帮不上什么忙,可是我们都支持你!

无端端踩到九层糕给人冤枉是阴公的,我无端端看到那些之乎者也的东西,其实也是很阴公的。看了那些东西火气很大,老妈又没有煮凉茶,半夜起来,火气还是很大,所以路过此地乱写。

祝你早日从此九层糕事件康复,就如佩佩说的,算了。各自各修行吧!如果已康复,就祝你肥壮如牛,敏捷如羊,因为你还要满山乱跑,到处采访。

陈慧思 said...

谢谢你,三唔识七的匿名人,幸好世界上还有像你这么清醒的读者。我也是觉得《独立》和我被抹黑了。佩佩,我也相信是“新仇旧恨”的结晶体,外加一点借题发挥的调味剂。

另,《星洲》之所以会成为惊弓之鸟,我认为网络媒体要负一定的责任。《星洲》作为最大报,花较多的力气制衡它、监督它是对的,但在对《星洲》有要求的同时,网络媒体不应该对《东方》太宽容,这样对其它报纸太也不公平。

周小芳 said...

慧思说的对,不可以对东方宽容,不然又招人话柄。应该监督所有的媒体。

记住杨白杨说过的话,谎言就是谎言,不会因为登在百万读者的报纸就变成真理

可怜的慧思,一定要坚强,清者自清,我们都支持你!

周小芳 said...

我在我的部落中挺你,得空去看看。

我是佩佩 said...

是咯不可以对东方太宽容
尤其是在捍卫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课题上
老实说东方越来越没有看头了
希望这次改革会进步
我现在看网上新闻比较多
呵呵

Anonymous said...

又是那个三唔识七的九唔搭八。因为还在注意这件事,所以又路过了。

以前看报,没留意媒体之争,只是记下他们对头的大名而已。之前人们担忧,抗议和抵制的那些事,我从来不以为意,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漂亮话太多了。幸好一些细微的小动作和无动作,会继续让迟到的读者们,越看越清楚。

人在江湖,煮成一锅。大概冷了一两天了,都会这样不了了之,又重复发生的,是吗?

这几天想起以前读的那些文言文,一篇也记不来,只记得老师翻译时,没有哈腰躬背的样子,文章里也没有教人吹捧奉承的话。

突然心生恶念,开始剪报收集右上角的抹人大作。

还有,什么是圣牛?圣牛是不是把holy什么说成比较好听的holy cow的holy c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