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01, 2007

不答

渐渐地,他们都不论政了。记者会上,记者问了较为刁难的问题,他们总是脸色一沉。话毋须说出口,谁都知道这名记者问了不该问的问题。被问题绊倒时,装傻扮懵一类干脆挥一挥手似愠非愠地说:“哎哟,你别问这样的问题了。”随之把头转向另一名记者,任由问题吊悬半空。

有的人甚至在问题抛到面前后,假装赶场,趁乱兀自走开去,任发问的记者愣在当地。也有的,敷衍了事、神志散漫地回答了你的问题之后,悄悄吩咐熟络的大报记者莫在该问题上着墨。还有的,直截了当地说:“今天的活动是环保,我们不谈这个问题。你不觉得环保很重要吗?”

政治人物专拣轻松的议论,同样渴望轻松完工的记者投其所好。渐渐地,越来越少记者敢逼政治人物论政了。记者先生小姐们说,这种问题还是不问为妙;这种问题,还是等别人来问吧。他们也说,这种问题,问了都是不能写的啦,我问来干嘛?

于是,政治人物的日子过得越来越轻松自在。他们四处露面、开幕、宣布拨款、捐钱做善事,在农历新年、卫塞节到佛堂浴佛、在国庆日时发表一下爱国的伟论、在补选时到选区唱唱卡拉OK,温厚爱民的形象即轰然而立。

“只要不说话,就不会说错话,不论政担保万无一失,论政这事还是能免则免。”我不聪明也不算太笨,如果我是政治人物,在这样一个国民无甚要求的国度,我会作此想。最悲哀的是,我想到的,他们怎么会想不到?

11 comments:

希望 阳光 幸福 said...

你好

为什么不加Google 提供的广告呢

加好后 通知我 每天帮你点击

欢迎互访 互相帮助 谢谢

美婷 said...

蛤蟆不吃水,太平年
蛤蟆不吃水呀太平年,嘿!

笑林(C.K.Lim) said...

搞政治的人啊,真不简单。

陈慧思 said...

希望阳光幸福,我觉得你这个人很无聊。我怀疑你每天的工作就是骗Google的钱。“互相帮忙”的话,听起来好恶心。

婷,那晚谢谢你们了。你说话越来越有禅味。

Anonymous said...

你該知道我是誰:)

http://ourraisondetre.blogspot.com/

Anonymous said...

东方日报未拓言论疆界 3/5/07

《东方日报》曾自诩为“清流”,可是,在评论人眼中,《东方日报》的新闻不见得四报大胆和具批判性....

慧思,恕我多事,刚读了你今天发表的这则稿,觉得自诩这个字很碍眼。

案“自诩”为夸耀,说大话之意,音xu3,恰与“自许”同音,然意思截然不同。其实我发觉很多人都错用了,不小心还会得罪人。

不知你是故意的还是本意如此?

小中年

庄德志 said...

其实慧思针对东方的那篇稿,一直是我心里的想法。我的确认同她和受访者的分析及观点,因为东方的确是自诩为清流,但最终不见得这股清流坚持了什么或做到了什么。对于反对报业垄断的读者,我内心满失望的。

陈慧思 said...

自诩,我引为“自我吹捧”的意思。我觉得“清流”确是太自我吹捧了。你觉得呢?

小中年,很好奇,你是谁呀?我认识吗?

德志,还望东方此次改革真的能革出一个明天。听说你有去依约。怎么不通知声呀?

Anonymous said...

自诩- 感觉不够中立,英文的claims似乎就比较客气一点。claims = 轻微自诩 - 呵呵

lu ren jia

庄德志 said...

慧思,依约的行程匆匆忙忙,不像马接那么从容,所以就没有联络。歹毒的说,每次我和我的录影师都“偷偷期待”遇到冲突事件,但是每次我们在的时候一切都很平静。这是不是摄影师和录影师的悲哀?

我们走后,喏……又打架了!

那晚结束依约的工作以后(抓到你老板的模样以后),我顺道拜访了吉隆坡的学长,近凌晨四点动身回家,清晨七点才抵达柔佛州,只差点没有把车开到水沟里去。

东方日报,我对他是有期望的,希望他能够破釜沉舟吧。当然,在没有更好的选择情况下,我还是选择东方。

jiaehian said...

不做事,不说话

不回答,不负责

政治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