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4, 2007

飞行的可能

我有一个蝴蝶风筝、一个老鹰风筝和一个蚂蚁风筝,是中国风筝城潍坊的制品。风筝乘坐飞机从中国飞回马来西亚,可从没机会自己挣翼飞行。每次收拾房子的时候看到闷在家里的风筝,就想什么时候风起时,要把它们晾到天边去。可是,风起了,又歇了,我的蝴蝶、老鹰和蚂蚁还是没有升空。

风筝是为飞行而生的,来了这一趟却又没法飞,该是一件多么郁闷的事呀。因为风筝闲着没事,有一年我把老鹰风筝挂在墙上当摆设品,可是一天一天下来,灰尘一点一点地蒙上老鹰的脸,原本目光炯炯的鹰兄,肤色越来越暗淡,样子越来越没精打采。于是我知道,就像梁朝伟属于电影一样,风筝是属于天空的。

可是远离了潍坊麦田的老鹰、蝴蝶和蚂蚁,只能期待遇见一片海、一个大草场,或是雅斯敏阿末电影中那种唯美的稻田。在电线杆、住宅林立的吉隆坡,还是树木处处的老家,它们是没有生存空间的。

我在想,已经闷了很久的蝴蝶、老鹰和蚂蚁愿意继续闷在厨里,等待一片海、一个大草场或一个稻田,以及主人的好心情,还是愿意冒挂在电线杆上的危险,在主人心情好的时候体验一段短程飞行呢?

4 comments:

ckliou said...

别再让你的风筝闷了!
找一天让它们飞一飞不然翅膀硬了,
想飞都飞不起!
也在此祝你中秋节快乐!

周小芳 said...

或许你想当那只风筝。

美婷 said...

是橱吧。

不好意思,职业病。

钱两天前进了。不好意思,过几天又要你包起来给我了(期望看到一堆粘屎加一张卡罗)。然后又要我掏出来让你吃进肚子里。啊,真是。

哈你打给我妈妈呀。我也要打给阿伯了。

阿始 said...

哦欧,打错了。钱收到了,谢谢(大庭广众地,人家以为大耳聋收数)。小粒苹建议你煮一餐给我们吃算数,点?要有汤、有鱼、有菜我先肯架。

今天泻肚子泻得脸青青,你要的屎实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