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6, 2007

僧人和律师

在缅甸,宗教第一线上的僧人走上街头和平示威,尚有一丝惧意的军人政府冷眼以待。在马来西亚,司法第一线上的律师走上街头和平示威,目中无人且羞耻之心已荡然无存的民选政府设路障阻难示威队伍。司法干预、司法界的贪污在1988年就有法官说起了,可是后来政府手起刀落,革除这名法官的职位。所谓,杀鸡敬猴。

19年后,一段交到前副首相安华手中的录影,佐证了19年前的说法。好不容易证据到手了,政府推三推四拒绝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掌管司法部门的首相署部长还骂律师愚蠢、骂媒体大肆报道。

所谓,社会乱象。

4 comments:

Gemini said...

刚才的新闻报道,缅甸军人政府血腥镇压示威。

看来下台的日子不远了。

Anonymous said...

如果我們可以不要這個"社會",
多好.



mksow

阿始 said...

今天听新闻,知道已血腥镇压了。今天注定是个gloomy day. 国际社会的施压真的有效吗?我期待。

mksow,今天听988公鸡饭碗,DJ们大谈缅甸的政局。听着听着,我心想,怎么那么像在谈我国呀?我们和他们没什么两样,只是那儿狠一点,这儿卑鄙一点而已。

如果我们可以不要这个“社会”,多好。其实,国庆日那天跟朋友谈起这个国家,我就在想,国不国家不家好像都没什么重要。我爱国,只因我对这片土地有感情而已。有一天,哪一天,也许我可以不爱她的。

Anonymous said...

提起愛國,
其實相當搞笑.

誰誰誰憑什麼說誰誰誰不愛國?
我是2000萬份之一,
阿都拉也是2000萬份之一,
xxx都是2000萬份之一.
這個"愛國"的定義,誰有資格去定義?
我們的"股份"可是一樣的喎.

所以,愛不愛國,
是我們個別私人的問題.
不必和人比賽鬥威,看誰表面做的比較好的啦.
只有生活在表層的政客愛搞這一套.

至於"社會"
我總想,如果不在資本主義的框架下,
異化程度會不會真的比較低些?

mksow